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港口Mafia的十束君 > 东京

东京

    东京都北区市立大学附属医院,坐落于离东京经济中心七釜户不远的郊区。

    因为这家医院来往市区的交通很方便,并且附属于有名的医科大学,所以“东京都北区市立大学附属医院”,在东京那片地区里是会被市民首要选择的、人流量最大的医院。

    住院部至少容纳了近千名的患者,每天门诊挂号的患者更不在少数,平常这家医院的一张床位是供不应求的。

    可是今天,医院却莫名接收了三名不知来历的年轻病人。

    被送来的病人混杂在普通病人中,伤势似乎都不算严重,所以没引起外人的注意。

    其实只是那样的程度根本不需要住院观察,为他们缝合伤口的医生这么认为。

    不过医院的上层下达了指令,强制性扣留下了这三名病人,并且不许见过这三个人的医护人员透露出他们的消息。

    或许这三个人是什么重要人物?大家在忙碌中私下讨论,可是他们之中有翻阅过那三个人病历的人,没有从病历里找出特别的信息。

    在医院最顶层的院长办公室门口,深呼吸过后的男人原地转了一会儿,一鼓作气地推开门。

    “十束桑,打扰一下。”

    男人不超过四十岁,从眉间的皱纹来看平常大概是个严厉的人,此时他正微微垂下脑袋,脱下的白大褂搭在左手边,显得有些谦卑。

    他低头的对象坐在办公桌后,双手交叉抵着下巴,面带轻松的笑容看着他。

    “啊,院长先生辛苦你啦,明明管理这家医院就很辛苦,还要你帮忙调查别的,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呢。”

    男人把头埋得更低,“这都是属下的分内之事。”

    办公桌后的人没动,他看起来十分年轻,还是可以被称作少年的年纪,穿着东京某所高中的校服,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

    当然那种感觉全都是眼睛带到脑内来的错觉,男人不敢抬头去看他面前的少年,毕竟这个人是现任港口mafia首领的养子,传言中会继承首领位子的人。

    东京地区有关于港口mafia的全部,包括对外的贸易和港口mafia有关组织的管理,首领将这些全权交给了他的养子去管。

    这名外表像小动物一样的少年,实际上根本不是外表所概括的那样,东京的mafia分部牢牢掌控在他的手中,其中的人只要稍微起了异心,都会被少年不留痕迹地清除掉。

    男人只要被少年那双浅褐色的眼睛盯住,就会条件反射地起一身鸡皮疙瘩。

    按理说他不应该怕这么个小鬼,可就像横滨mafia看待首领身边的另一个孩子那样,东京见过少年的高层无一不因为少年的一举一动提心吊胆。

    唯一会眼巴巴凑上去的,只有曾经东京港口mafia的管理人,那个从前代开始嚣张的秃子,在与少年相处了半年后,变成了一条只会向少年拼命摇尾巴的家犬。

    双眼盯着院长办公室熟悉的地砖,少年没有再次开口之前,男人不敢作出任何反应。

    这家医院明面上附属于东京有名的医科大学,其实从现首领时代开始后,便完全依附到港口mafia旗下了。

    当然,表面上他们在济世救人,医治和看诊都是正常进行的,一部分聘请来的医生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但他们实际上要做的,是为港口mafia走私违禁药品提供通道,违禁药品几乎流通到整个日本和海外,所带来的利润非常可观,也是东京分部收入的主要来源。

    男人是现首领时期上位的,和少年打过不少交道,正因他识时务的态度,少年每次见到他都非常客气。

    “院长先生查到了什么呢?”少年打破了这份沉默,“那三个人交代了吗?”

    “当然。”男人回答。

    他们医院受到前代首领管辖时,除了走私药品,同样做着贩卖器官的生意。现首领上任后觉得风险太大,取消了这部分的贸易,但当时留下的手艺正好可以用作拷问的手段。

    他恭敬地上前,将平板电脑递到少年手中。

    一直保持着晴朗的笑容,名叫十束多多良的少年点开桌面的视频。

    他看完了拷问的视频,从其中了解了一些那三个小混混找上他的原因。

    本以为和mafia这边有关,结果完全是因为私仇嘛,还是他们和king的私仇。

    真是遇到了倒霉的时候呢,十束多多良停止了视频的播放,平常他不会太在意上门来找麻烦的小混混,更不会故意报复他们。

    只是今天,刚好要出发去听分部管理者对最近情况的汇报,他的身边多了不少来保护他的人,找麻烦的小混混就被当成对他有威胁的家伙抓起来了。

    估计那三个家伙现在也很疑惑,为什么自己会惹上正经黑/道。

    三个混混其中一人,甚至是十束多多良认识的人,他在朋友的朋友介绍的聚会里见过那家伙,看在有过几面之缘的份上,十束多多良没想把他们怎么样。

    那三个人全都不是冲十束多多良来的,而是因为十束多多良和周防尊走得很近,想要通过揍他一顿惹怒周防尊。

    医院的院长先生站在他身边,等待着他的指示,十束多多良和他的养父一样讲道理,不喜欢太粗暴的手段。

    “反正没有见到我的脸,而且只是一群不太懂事的高中生,威胁他们一顿之后把他们放走吧。”

    院长以平淡的语气问道:“一定程度的威胁,包含把他们的舌头割下来吗?”

    十束多多良笑眯眯,“不可以哦,那样太过分啦。”

    虽然觉得把舌头割下来会比较省事,但上级的命令不能违背,院长默默点头接受了这个命令。

    “他们的供词提到了一个人,一个威胁他们向我动手的人,”十束多多良放下平板,“好像叫暗山光叶对吧?”

    看到他那含笑未笑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院长不由得将腰板挺得更直。

    “我们向周围的附属组织调查过这个人,暗山光叶是镇目町不良中有名的疯子,虽然是普通人,但是身体素质超越常人,在附近小混混组成的圈子里也很有威望。”

    “普通人?”

    “暗山光叶应该是个普通人没有错,总之他前一段时间很活跃,后来就失去了消息,”院长一边汇报一边皱起了眉,“传言中暗山光叶失踪前和镇目町的『野兽』打了一架,有人怀疑暗山光叶被镇目町的『野兽』——周防尊杀掉了。”

    在院长看来,这种小混混之间的小打小闹和港口mafia一点关系都没有,根本不值得十束多多良去关心。

    他的上司倒有认真听完他的汇报,少年一双漂亮的浅色眼睛眨了眨。

    “但是实际上,暗山光叶还能出现在他的小弟们面前,那就证明ki……周防尊并没有杀他。”

    比起传言,十束多多良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暗山光叶在比试中输给了king,又听说king和他走得很近,所以找自己的小弟来教训他,想要以此激怒king为他报仇。

    ——完全被当成拖累king的棋子了呢。

    十束多多良从未想过在周防尊身上得到什么,当然更不希望看到周防尊因为他生气,为了他去使用暴力。

    “暗山光叶,”他随随便便微笑着交代,“如果找到了这个人,把他切碎点送到火化场去吧。”

    院长:“好的。”

    现任首领和他的养子,果然都喜欢这种比较文明的处理方式,院长暗地里记下来。

    办公桌上通往院长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十束多多良没有要接的意思,院长在请示上级过后拿起了座机的听筒。

    他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听完电话那头的报告,只是若无其事地放下听筒。

    “十束桑,医院里来了两位找您的年轻人,他们应该是您的熟人,正在向前台打听您住在哪间病房。”

    十束多多良表情一僵:“诶?”

    “其中一位是茶发,年龄在二十岁左右,另外一位是红发,茶发青年报上的姓氏是草薙——”

    “不用介绍了,我知道他们两个是谁!”

    虽然知道草薙哥的消息灵通,但没想到他们两个能这么快赶到医院,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十束多多良把耳朵上的耳钉取下来,塞进了校服外套的口袋里。

    新人加入黑手党都会收到带他进来的人的一份赠礼,十束多多良得到的是森先生送他的耳钉,每次到港口mafia露面他总会戴上这个证明。

    他把证明取了下来,又将他随身带着的违禁防身物全都放到桌子上,确认完自己现在只是个普通男高中生。

    院长再三迟疑,“十束桑,您这是……?”

    “哦,差点忘了!”从座位上站起来,手忙脚乱的十束多多良盯着他,“现在开始,院长先生不认识我。”

    “……是,我不认识您。”

    院长难得看见上司像普通高中生一般活泼的模样,不知道此时该做什么反应。

    “该怎么编呢?对了,”十束多多良突发奇想,“我只是个把受伤的小混混好心送来医院的路人,明白了吗?”

    “明、明白。”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1/1740/37858.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港口Mafia的十束君相关推荐: 重回高考那一年, 纯情狐狸俏宗主, 我的系统延迟了[无限], 他又在装乖, 女大三[七零], 重生后嫁给了死对头, 触手怪为什么要涂指甲油「无限」, 白月光的卷土重来[快穿],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港口Mafia的十束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港口Mafia的十束君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