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不知女帝是儿郎 > 第23章

第23章

    贺星被这个说辞暗含的意思吓得不轻,说话都有些结巴,楚辞艰难的吐了口浊气,看了贺星一眼,“你莫要告诉我,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贺星的确不知道。

    但她不傻,楚辞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她稍微把此处的女尊男卑一结合,很容易就能得出一个答案。

    这个事实在是太让人惊悚了!

    男人怀孕生子,那要怎么生?

    “没......”贺星咽了咽口水,“你...现在怎么样?”

    “要不要喝水?”

    楚辞松开了拉着贺星的手,“不用。”

    “你出去吧。”

    “我睡一觉,会好很多。”

    贺星无措的站在床前,“那我...我在屋子里陪你一会儿吧。”

    “你这边平稳的睡着了,我再离开。”

    要说照顾人,几日下来,贺星还是有经验,但面对当前这个情况,她也只能迷惘的杵在屋子里,看有没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旁的所有,她既是一知半解,又因着当下是深更半夜,他人都已休息,也无法寻求帮忙,只能作罢。

    楚辞疼的脸色惨白,头冒虚汗,见贺星这么说,他轻声笑了笑,“大半夜的你在我屋子里待着,像什么话。”

    贺星知道楚辞并不是介意自己在屋子里,毕竟两人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之所以这么说,怕是不想太麻烦她。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实在是你这样子我不大放心。”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踱步来到楚辞的床头。

    眼看着一只手朝自己伸了过来,楚辞连忙抓了上去,“你要做什么?”

    “刚才摸着你的手里有汗,我想看看你额头是不是也有。”贺星解释道。

    楚辞双眼动了动,“我可以自己来。”

    贺星没有听,她反手按下了楚辞拉着自己的手,“你歇着吧,这个时候,便莫要逞强了。”

    说完,她就把余下的手伸了过来。

    楚辞当下确实不好受,也就没再拒绝。

    贺星一摸一把汗,眉头顿时皱在了一起,“旁的男子遇你这种情况,也是这般冷汗涔涔?”

    楚辞难受的闭上了眼睛,“许是之前中了毒,体内还有残毒的缘故......”

    “你可还能忍受?”

    “......嗯。”

    一声回答听着疲惫感十足,贺星给人擦完了额头的汗,想了想又越过楚辞的身体摸了摸放在里侧的被子,将其扯了过来,盖在了对方的身上。

    她给人压好被角,“你睡吧。”

    “要有什么不对,你唤我便是。”

    楚辞打从贺星要给他盖被子开始,就重新睁开了眼睛。

    看着床前细心叮嘱的某人,他微微有些晃神。

    贺星虽然看不见,但自打上次过后,她对自己敏锐的感知能力就有了认识,尤其是后面经过实验,也证实了确实如此。

    楚辞看她的时候,她很快就察觉到了,不过,也就是看上一看,贺星并没怎么往心里去。

    这一晚,贺星在楚辞的屋子里,几乎是待到了鸡鸣才离开。

    一晚上没怎么睡,贺星第二天的精气神就不大好。

    她还记挂着楚辞地葵的事,所以也没有怎么赖床,早早的就去了往生堂后院,找到了钱管事,向人了解男子地葵期间要注意的事项。

    钱管事对于贺星一女子来关心男人家这种事十分意外,这在大楚,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罕见至极。

    然而,贺星有心,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只能数次感慨道:“这今后要是哪家郎君嫁给了姑娘,那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了解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对于钱管事的夸赞,贺星不甚在意,她再次谢过了对方,便拿着从钱管事哪儿拿的男子地葵期间能用得上的东西,离开了往生堂后院。

    她来时是一个人,走的时候自然也是一个人。

    两家也就隔着一条巷子,这来回的路贺星走上两次后,已经大致熟悉。

    贺星走的不快,但谁能想到,大清早的,她竟刚出门,就被一冲过来的人影撞到了地上。

    “哎——”

    “不好意思这位姐姐,不好意思......”

    贺星坐在地上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人一边拉了起来一边道起了歉。

    听声音,似乎是个年纪还不怎么大的孩子。

    “我没事。”她挥了挥手,“你怎么样了?”

    “我......”

    “人呢!”

    “好像往那边的巷子去了。”

    “走,快去看看,要让那小子跑了,可就没钱娶夫了!”

    扶自己的人话且还没说完,巷子外,就传来了几道声音。

    贺星明显的感受到扶自己的人手抖了一下,作势就要跑。

    听了个大概,贺星眼疾手快,连忙拉住了对方的手,心知对方着急,她直道:“跟我进屋躲一下。”

    有地方躲,孩子没再挣扎,紧跟着贺星就走进了院子。

    追赶的人很快从巷子里走了过去。

    避开了危险,贺星转过身子,对着身后的人道:“抓你的人已经走了,现在外面没有声音,你可以出......”

    “咚”的一声轻响,贺星的话都还没说完,站在她身前的人却是对着她跪了下去,并抓住了她的裤腿,惊恐道:“这位姐姐,求求你,救救我。”

    “我要是出去,被我娘和阿姐抓到,我就得被卖到娚院,我不想,不想被卖到娚院......”

    “求你救救我!我什么都愿意做的,只要有一口饭吃,真的!”

    裤子被人拉住,这阵仗贺星还是第一次碰到。“.....你先起来。”

    孩子似乎很恐惧,见人没有答应,紧接着就朝贺星嗑起了头。

    “求求姐姐,救救我。”

    “子时一定会报答姐姐!”

    前院的动静不算小,商少秦就住在前院的屋子,再加上时辰也不早了,她循着声出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顿时来了兴趣。

    “这是怎么回事?”

    她朝二人走了过去,边走还边调侃道:“大清早的,贺星,你这是欺负人了?”

    “不要乱说。”贺星并不圣母。如果有弱者需要她帮忙,她又能帮,且不损害什么,她并不介意帮上一帮,但现在她身旁有楚辞,楚辞的身份又特殊,对于一切突然出现在她身旁的人,她都需要额外注意。

    这孩子突然出现,为了逃避家人,让她收留,在她明明已经说了一遍起身后,还坚持跪在地上,无形中给她架上了道德的枷锁,动静还吸引了他人来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以上种种,让贺星对这人的印象,都大打折扣。

    她喝止住了商少秦的猜测,转而低头看向跪在自己身前的孩子,神情渐渐变得正色且严肃了起来。

    “你起来。”

    “姐姐......”

    “不要再让我说第三次。”

    孩子一听这话,再一看贺星的这神情,不敢再吭声,只能包着眼泪水,瑟缩着站了起来。

    商少秦是见过贺星如何对待楚辞的,如今瞧人这么对一个半大的孩子,她顿时就笑了,“我说你这未免也太凶了吧。”

    “瞧把人吓得。”

    在贺星的认识里,可没有对男人怜香惜玉这种观念。再加上她看不见,任对方长得好看还是难看,对她来说,都没什么不同,要是再哭哭啼啼,这些东西对商少秦或许管用,可对她而言,那是一点用都没有。

    面对商少秦的指责,贺星并没有改变态度。

    她对人颔了颔首,“麻烦秦姐先把他带到大堂,我去看看我哥,马上就来。”

    “喂,你不是吧。”商少秦闻言,哭笑不得道:“人就这样扔给我?你兄长便不能晚些再去看?”

    贺星嘴角往上扬了扬,脸上神情终于是缓了一缓,却是道:“谢谢秦姐。”

    得了。

    还是得去。

    商少秦被贺星的回答打败了。

    人要走,她也不能拦着,只能把目光重新放回另一人身上,笑着道:“可听见了?”

    “那位姐姐现在没空,你便跟姐姐我先到屋子里坐坐吧。”

    孩子看起来十三四岁,身量不高,浑身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双眼虽是怯怯的,可一眼看去,却是水灵灵的,若是年纪大些,眼波流转间,不定能迷多少姑娘。

    贺星已经走了,眼前只余下一人,孩子看了商少秦一眼,弱弱对人说道:“谢谢这位姐姐。”

    昨夜约明州的暗卫见面时,楚辞特意吩咐让人派个男卫过来,前院发生的事,楚辞并不知道。他昨夜睡得不大好,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被自己被窝里突然多的东西,给惊醒的。

    “醒了?”

    察觉到动静,贺星开口确认道。

    肚子上暖暖的,楚辞摸了摸,略微有些意外,“你从哪里......”

    贺星冲人笑了笑,“我找钱叔拿的。”

    “钱叔说,用这个小葵汤公,你们能舒服些。”

    楚辞简直不敢相信,贺星竟然会做这种事,且这人脸上丝毫看不出一丁点的窘迫,实在是太让人诧异了。

    “你昨晚睡得不好,再睡一会儿吧,一会儿早饭我给你端过来。”

    “啊对了。”贺星自顾自的说着,临了结尾,才突然又想起了一茬,“你这样一个人不方便。”

    “晚上都没人照顾你。”

    “要不,我买个人来照顾你,你看怎么样?”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0/2/24.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不知女帝是儿郎相关推荐: 重回高考那一年, 纯情狐狸俏宗主, 我的系统延迟了[无限], 他又在装乖, 女大三[七零], 重生后嫁给了死对头, 触手怪为什么要涂指甲油「无限」, 白月光的卷土重来[快穿],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不知女帝是儿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网游小说,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不知女帝是儿郎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