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不知女帝是儿郎 > 第2章

第2章

    暴雨过后,海边的潮水开始慢慢消退。

    伴随着太阳从东边的海平线升起,一人影正慢慢的沿着海岸线走着。然而,不同于常人的是,此人走路的速度极慢,若是细看,且还能发现,人手中,竟还拿着一根随便从海边的岸上扒拉的木棍。

    眼前漆黑一片,只隐约能感受到一些光线,眼睛又酸又涩,贺星一边探着地形,一边分析着自己当下的情况。

    她遇到了海难,海浪掀翻了她的船只,她在甲板上,属于最早落水的那一批人,后来有东西砸到了她的后脑,当时就有些吃痛,但万幸没直接晕过去,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块甲板,一直随着甲板在海浪里漂浮,贺星不记得自己何时失去的意识,但她再次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在一处海滩上了。

    发现自己看不见,后脑又肿了很大一块,贺星暗道一声不好,更让她绝望的是,她现在在的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眼睛又看不见,情况简直不能更糟。

    “有人吗——”

    又一次呼叫,可等来的却是和之前一样的结果——没有回应。

    贺星不敢往岛内走。

    她现在看不见,这是一座孤岛还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她完全不清楚。要是她运气不好碰到孤岛,往里面走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无疑是自寻死路。在海岸线这边,若是海上又过往的船只看到她了,说不定还有救,再不然,她乘坐的商船上少说也有三四百人,她既然被推到了这里,那其他人呢?

    只要她能碰到人,那她就不怕自己一个人孤立无援。

    “诶哟——”

    第一次当瞎子,贺星没什么经验,地上棍子搜寻障碍物时,总有那么些遗落。在她喊了多次救命无果的情况下,也是巧了,她脚下刚好有一个小石子,伴随着她一踩,就滚了一圈,她脚底一滑,瞬间倒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贺星运气好,还是真的命不该绝,这不摔不打紧,一摔还真让她有了发现。

    沙滩上全是碎石,摔下去扎的人生疼,贺星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发现指尖这边有些异样。

    意识到是什么情况,她面上一喜,此间顾不得疼痛,直接就爬了过去。

    “喂!!”

    地上有一个人,这对现在什么都看不见的贺星来说,属实惊喜。

    入手是长长的头发,没有摸到脸,说明这人正趴在地上。贺星连忙把人翻了一面,紧接着就沿着肩膀一路往上,先是扒开了人脸上湿透了的长发,下一刻就把手放在了对方鼻子下面,感受呼吸。

    呼吸似有若无,贺星心下咯噔了一声,她旋即趴了下去,一边拉起人的手感受脉搏,一边贴在了地上之人的胸前感受心跳。

    一秒,两秒,三秒......

    一感受到心跳和脉搏,贺星立刻就蹭了起来,开始做起了急救。

    “喂!!!”

    身前有起伏,应该是个女人。

    这个时候,莫说同是女人了,便是男人,为了救人,也顾不得那么多。

    清理口腔异物,捏人鼻子,人工呼吸,按压胸腔,在不知道前方是否还有人的情况下,当前这人,便是贺星的全部希望。

    她救人救的急,期间最多只来得及对人说“醒醒”,终于,在数次人工呼吸和胸肺按压的情况下,身下的人猛地咳了一声,将肚子里的积水,吐了出来。

    听着动静,贺星动作一顿,连忙开心的伸手摸了过去。

    “喂,你醒了吗?”

    “你怎么样?”

    睫毛有在颤抖,人醒了!

    为了深入了解楚国开放口岸的利和弊,楚辞此次,虽是说着南巡,但却特意单独行动,帝驾走一道,他单独带人乘船走一道,如此一来,便能更直观的看到他想看到的东西。

    只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没想到,竟会遇到海上风暴。更诧异的是,他的行踪不知道被何人暴露,以至于在船翻之前,船上曾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暗杀。

    他功夫虽然不错,但架不住对方有备而来,而他为了不被暴露身份,带的人只有明处的四人和暗处的两人。

    一场厮杀下来,他小腿中了暗器,再然后,他在自己人的掩护下刚把暗器挑出洒上能解多种毒药的药粉,船就翻了。

    再次醒来,楚辞只感觉到有一只手一直在自己脸上扒拉,先前也似乎有人嘴对着嘴给他吹气,他睁开眼睛,迷糊中,只看到一个似是女子的轮廓,便再次晕了过去。

    贺星能感觉到人睁眼了,她开心的把人搀扶起靠在自己肩上,“醒了好,醒了就好。”

    “来,我扶你起来。”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一溜烟把话说完,然而却久久没有回应,贺星脸上的笑意一僵,连忙又把手伸了过去。

    双目紧闭,眉头微皱,还有呼吸,人还没死。

    估计是呛了水正难受着,贺星忙道:“这位朋友,醒醒,别睡,我眼睛受伤看不见,你要是睡过去,我帮不了你啊朋友!!!”

    楚辞确实难受的狠,不仅是因为溺水,更因为那个暗器上有毒。

    他唇角发白,浑身隐约打着颤,贺星叫了一会儿发现这人还是没睁眼,她此间正准备试图掐人人中时,她的身后不远处,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爹,娘不在这边,但这边有两个人——”

    声音?!

    有人!!

    这一刻,贺星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她连忙将身子转了一面,对着先前声音传来的地方叫道:“有人吗?这儿有人溺水了!可以过来帮帮我们吗!”

    脚步声慢慢走进,从刚才的对话和声音中,贺星可以确定,来的应该是两个男人。

    “求求你们,帮帮她,这人的情况似乎不大好!”

    作为靠海生活的渔民,妻主出海捕鱼久久没有回来,昨晚又是几十年都难得遇到的一次海上风暴,玉家夫郎不得不带着孩子出来看看情况。

    他们沿着海边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自家妻主的任何踪迹,却发现了两个陌生的女人。

    一人昏迷着,一人紧张又担心的在向他们求救。

    单从这二人身上的衣着来看,并不像是他们这种靠海吃饭的人,尽管无故收留外女不合规矩,可要是见死不救......

    玉家夫郎护着儿子小心打量了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帮上一把。

    他来到贺星身前,一边看着楚辞的情况,一边问:“你们是什么人?”

    “我叫贺星,来自江苏,这人我不认识,她的身份我也不清楚,我只比你们早一点点发现她,她刚才都把肚子里的水吐了出来,可醒过来后又晕了过去。”

    玉家夫郎做渔民这么些年,对这种溺水怎么处理还是比较擅长,他简单检查了一遍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大好,这人的腿上直接是一个血窟窿,又在海水里泡了这么久,这边正打算把人搬回家去好好上个药时才注意到贺星的情况,他疑惑道:“你眼睛看不见?”

    贺星点了点头,“船翻的时候,伤到了后脑勺,似乎压到了神经,以至于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

    “这位大哥,能帮我们叫个救护车吗?”

    玉家夫郎听不懂什么“神经”“救护车”之类的词,但并不妨碍他了解现在的情况。

    渔民的力气要比寻常男子大上一些,他把晕倒的楚辞一边扶起一边说道:“我们这里是一座小岛,小岛上有十几户人家,但只有我家在西岸,其他的都住在东岸,你说的叫什么车,岛上是没有的,现在我只能先把你们带回屋子里,顺便再去找人来帮忙给你们看一下伤。”

    贺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她连忙应了声好,“这样的话,就太感谢大哥你了。”

    “小小,去东岸喊族长过来看看.”

    “好的,爹我马上去。”被唤作小小的人,听声音,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孩子很快应了话,紧接着就走了。

    虽然称呼很奇怪,但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习俗,贺星没把这件事放进心里,她帮着玉家夫郎将楚辞带回一座院子。

    这里一进来就闻到了很重的海鲜的味道,贺星看不见,但却能想象得到院子里是什么样的场景。

    “这位姑娘,男女有别,东西两岸隔得有些远,来回至少得两三刻钟,时间还长,我去给你们烧些热水,你先帮这位姑娘把湿的衣裳换了怎么样?她的情况看起来不大好。”

    “成。”

    一开始,因紧张自己的眼睛,贺星没想那么多,眼下既然被人救了,许多先前慌忙之下没怎么注意到的事,贺星也慢慢反应了过来,还别说她和这位大哥在往回走的路上,通过一些简单的交谈,得到的讯息。

    这儿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没有救护车,称呼很复古,就连时间的说法,都很古代。

    她心下有些不安了起来,大哥把干净的衣裳拿到屋子里时,贺星犹豫了片刻,等人叮嘱好事项打算出门烧水时,贺星叫住了对方,“大哥等一下。”

    玉家夫郎停了下来,问:“怎么了?”

    贺星顿了一下,试探的问:“大哥,我想问一下,这儿是中国吗?”

    “中国?”玉家夫郎对这个词有些陌生,他笑道:“这里是海象岛,姑娘说的地方,应该在别处。”

    完蛋。

    听完玉家夫郎的回答,贺星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姑娘可还有想问的?”

    “没......”

    “那我这就去烧水去,姑娘记得小心那位姑娘的右小腿。”

    “...嗯。”

    浑浑噩噩的关门,对自己经历的事,贺星觉得有些魔幻。

    她明明只是出门旅游,怎么就穿越了?

    贺星发了一会儿呆,等窗外的冷风一吹,她才猛地惊醒反应过来,床上还有人等着换衣裳。

    不管了,先把这会儿的事处理好,余下的事,慢慢再说。

    给自己做好心里建树,贺星靠着摸索,倒也很快到了床边。

    床上的人依旧昏迷着,只是脱个衣裳,再穿个衣裳罢了,应该不难。

    贺星且看不见,因此全程靠着摸索,她先帮对方解了腰带将腰带抽出,再把人抬起,脱下一层又一层的上衣,再是裤子。对一个双眼看不见的人来说,脱衣裳还真不什么难事。

    湿漉漉的衣裳脱下,下一刻就是擦干身体了。

    别看贺星看不见,但她擦得却认真,只不过,当她擦到一马平川的身前时,她的动作稍稍顿了顿。

    明明先前胸前还有起伏,怎么衣裳一脱,就没了?

    贺星有些怀疑,她狐疑的继续往下擦,很快,当她的手碰到某个东西的时候,意识到是什么情况的贺星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原地。

    然而,若只是如此,或许都还好,可身体如此多的异样传来,楚辞便是再痛苦,也不得不强行打起了精神睁开眼睛。

    贺星并不知道楚辞醒了,可是想要知道也不难,因为在她的手腕上,此刻突然多出了一只手,死死的扣住自己。

    一室寂静。

    手腕传来剧痛,贺星努力扯出了一抹尴尬的笑来,“那个......”

    “我要说我不是流氓,你信吗?”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0/2/3.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不知女帝是儿郎相关推荐: 重回高考那一年, 纯情狐狸俏宗主, 我的系统延迟了[无限], 他又在装乖, 女大三[七零], 重生后嫁给了死对头, 触手怪为什么要涂指甲油「无限」, 白月光的卷土重来[快穿],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不知女帝是儿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网游小说,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不知女帝是儿郎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