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不知女帝是儿郎 > 第8章

第8章

    贺星并不知道楚辞的性别已经被人看了出来,更不知道她背着楚辞在人指示下放上马车的行为看起来多么的不合常理。

    也是,自己看不见,明明有其他人可以帮忙搀扶,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来呢?这不就是直接告诉别人,我二人关系不一般么?

    不过,话说回来,贺星背楚辞时,其实没想到这一点,但也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你要我背?”听着楚辞的要求,贺星有些意外,她想说自己看不见,若是背人,怕是下船的时候得直接摔海里去。

    但楚辞没等她说完便很快也给出了解释。

    “不瞒姑娘,我之所以会中毒,其实是因族内部分偏支为抢夺家业,才会遭此劫难,他们在这一片地区或还有眼线,我不能让他们发现我还活着。”

    楚辞现在的情况很被动。

    他既中了毒,又受了伤,更联系不上自己人。

    贺星能在不认识的情况下,先出手相救,后又在他先前且没答应与她合作的情况下离开海岛时还带着他,并记得之前二人私下交谈时还未形成的约定,至少能说明两点。

    一,这人心细且性格良善;二,其为人坦荡,不拘泥世俗,眼界坡宽。

    作为帝王,且还是一个带着秘密的帝王,楚辞对自己所走的每一步路都格外的谨慎。

    他一开始想要杀贺星,除开自己男儿最私密的身体被人触碰,更多的是贺星是第一个发现他秘密的人。

    死人最能保守秘密,所以他才会第一反应是出手解决。奈何他那时高估了自己当时的情况,这才没有成功。

    现在,短时间相处下来,贺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糟糕,最主要的是此人双目失明,无法视物,于他而言,无疑是他目前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

    他不用担心自己的模样被其看见,也不怕男子的秘密被她知晓,毕竟看不见的人,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这些利弊,楚辞早已在心下分析了个透彻,是以此间在再次试探了一番贺星后,他才会放下“戒心”,向人展现自己“柔软”的一面。

    “这里的其他人,我信不过,你虽然看不见,但一番相处,我以为,姑娘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旁人若背我,我只怕他们看见我的样子,多一个人见过我,我便对一分被发现的危险,到时报仇便会失去机会。”

    “姑娘,我的祖业,是祖上打下来的,我不甘心就这样拱手让人,还请姑娘再帮我这次。林辛,感激不尽。”

    这些话,楚辞说时,语气渐渐没了之前的强硬和疏离,转而多了几分无奈和请求。

    对方既然能在他秘密游访的船上实行暗杀这个举动,就表明压根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到达目的地,这个港口是乘船必经之地,若他来安排这种事,决计不会放过这种地方,哪怕知道他活着的可能性很低,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日没确定他死了,这种或许会上岸的地方,他就一日不会放过。

    滨海港这个港口楚辞很熟悉,皇家暗卫在城内有据点,只要成功上岸不被发现,只要他能联系上自己人,那么剧毒就不会再成为他的威胁,他也能安全。

    与贺星说这些话,真假参半,他故意让自己显现出几分柔弱,便是以退为进,让人消除顾虑,从而达到目的。

    关于楚辞的身份,贺星自己私底下也猜测过。

    毕竟这世道女子为尊,一个男人在外面男扮女装,绝不可能只是为了好玩,还别说楚辞的态度看起来也不像是守着闺阁的男儿家。

    此间楚辞自己主动提及自己遭逢此难的原因,与贺星猜测的倒也对得上。

    因为家族利益,这便说得通了。

    这个忙帮一下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人都救了,光天化日之下,即便楚辞被人发现,对方也不至于胆大到杀人的地步。

    可一想到自己的现状,贺星不得不担忧道:“但我看不见。”

    楚辞回:“我可以告诉姑娘怎么走,只要姑娘你信我。”

    让一个看不见的人听人指挥走路,这确实很考验彼此的信任度。

    但贺星转念一想,到时楚辞在自己背上,她一摔,他也得摔,也就释然了。

    于是乎,这才出现了商少秦和徐有意二人看到的那个画面。

    贺星背着人时,楚辞特意让头发垂在自己脸的两侧,同时把下巴枕在贺星的肩膀上。外人至多只能看到贺星背着人,却是看不清楚辞的具体模样。

    作为一船之主,商少秦没有走在最前面,她留下做了一些安排,要上岸时看到自己重金聘请的大夫徐有意在甲板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前面,跟过去一看,才发现人看的竟然是贺星与楚辞。

    二人在甲板上简单交谈了几句,也是这个时候,商少秦才知道,楚辞竟是男子。

    马车是商少秦让人去叫的。

    她看中了贺星的才能,她也看得出贺星和一般人不一样,让这人先欠自己一些人情,这种事她十分愿意做。

    贺星一路小心直到把人放进马车,看病这事还得指望商少秦,毕竟二人现在算得上是身无分文。

    二人在车内等了一会儿,期间也闲聊了几句,商少秦终于姗姗来迟,但却带来了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贤妹,我有一小姨,刚才在这边做买卖,意外碰到了我,当下非要与我叙叙旧,看病这事,我听老徐说了,耽搁不得,这里有一百两银子,这边我让人先送你们过去,我后面再来,你看......”

    贺星浅浅一笑,“我们来回都有车,不会有事,秦姐有事不用管我们,我们自己可以的。”

    商少秦是真没想到会碰到熟人,关键对方还是自己的小姨,她无法推辞,便只能让贺星二人自己走一趟了。

    “阿齐,你陪贤妹去一趟医馆,可不许把人给我磕着碰着。”

    “好的小姐。”

    被称作阿齐的人是商少秦身边打小伺候她的人,贺星之前在船上便认识了。

    听着商少秦的话,贺星微微一愣,“秦姐,你把阿齐给我了,那你怎么办?”

    商少秦回:“我你不用管,你们看病要紧,就别啰嗦了。”

    她说着说着把贺星转了一转,重新朝向了马车,叮嘱道:“阿齐,务必要把人带到医馆。”

    “好勒。”

    贺星对商少秦的热情有些哭笑不得,她被人推着才上了马凳,只能转着头对商少秦道:“秦姐,你别管我们了,你忙你的。”

    “成成成。”商少秦笑,“你可快些上马车吧,我既不能陪你们一道去,就看着你们走。”

    推辞来推辞去也没意思,贺星心底记下了商少秦的好,这人与人相处是真没什么心眼,也不怪其出来做了这么久的生意却没赚什么钱反倒是险些亏得血本无归。

    甭管眼睛最后能不能治好,贺星都决定,后面好好和商少秦合作,至少帮人赚到自己约定的价钱才是,这可能是她目前唯一能做且对方又刚好需要的事了。

    楚辞并没有睡着,车外的情况他在车内听得清清楚楚。

    贺星走进车内时,他下意识的对人点了点头,可一想起某人现在看不见,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楚辞,先是一愣,随即便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贺姑娘,可坐好了?”

    马车外,阿齐贴心的询问着车内的情况。

    “可以了。”

    阿齐道:“那我们就走了?”

    “好。”

    这是一驾普通的马车,车内三面是车壁,一面是车门,车内可以坐的地方有三面,分别在车壁的下面。

    楚辞坐的是左边,人是贺星自己放的,所以她清楚对方的位置,于是自己进来时,就选择了右边。

    马车开始移动,车内很安静,贺星没听见楚辞说话,一想到其还中着毒,此时不说话,怕不是毒发了,贺星便有些紧张了起来,忙试探道:“还醒着么?”

    楚辞一直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尤其是马车开动的时候,他必须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又有没有人跟上这辆马车,所以没有马上和贺星搭腔。

    此刻听着贺星有些紧张的询问,他放下了手中拿着的车帘一角,忙宽慰道:“我醒着的,别担心。”

    听着回话,贺星“害”了一声,她脸上重新噙起了笑,“醒着就好。”

    “就怕你这不出声是又毒发了。”

    马车正在朝港口驶离,目前暂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跟上,楚辞回头,冲贺星微微颔首,“抱歉,让你担心了。”

    之前人不说话,贺星的第一反应是毒发,在其解释过后,她紧接着便想到了第二种可能。但阿齐和车夫还在外面,这第二种可能的猜想注定不能就这么直接的问出声来。

    “听徐大夫说,滨海港是明州的第一大港,明州城内有一大夫,以专治疑难杂症闻名,我们这边过去,或许需要小半个时辰,你一会儿要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作为帝王,楚辞自己人里面,就有医术的佼佼者,这名所谓的名医,其实并不是他此行的重点。

    他现在得找机会联系上自己人,名医给他看病或许能治好他,但他身份暴露的风险也会相应增大,不如自己人可靠。

    然而,即便如此想着,他还是耐心的对贺星应了声“好”。

    车上讨论事情并不方便,贺星想了想又道:“既然还有一些时间,你要不...眯一会儿?”

    这还是二人第一次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内相处。

    楚辞看出了贺星有一些不自在,他恐怕自己都没发现,有那么瞬间,他脸上突然多了一分极浅的笑意。

    “好。”

    “我眯一会儿,到了地方,你记得叫我。”

    听着回答,贺星笑了笑,“没问题。”

    说是眯一会儿,自己也应得好好地,但楚辞看起来却没有一丝想要休息的意思。

    还有一段时间,路途无聊,二人面对着面坐着,闲来无事,总归对方也看不见,楚辞便开始仔细看起了贺星来。

    这人眉眼间没有世俗女子的粗狂和豪迈,虽有几分男儿家的温婉,却隐约间透着坚毅。

    模样嘛,算不上惊艳,看起来却十分舒服,也不知是自己看惯了的原因,还是真是如此。

    眼睛看起来很好看,但若是细看,能发现瞳孔里面有些涣散和暗淡,仿佛一颗明珠蒙上了一层薄纱,掩盖了明珠的光滑。

    贺星尽管眼睛看不见,但这五感没了一感,其他的却显得格外的明显了起来。

    她总觉得某人在看她,可又怕是自己感受错了,便跟着将眼睛闭上,打算也闭目休息一下。

    然而,注视感一直都在,贺星本就有些不自在,在忍了一段路没有询问过后,她到底还是忍不住了。直接问有些尴尬,贺星想了想,便决定先做两个动作。

    要是对方问,就说明其没睡,之前一直在看她,要是没问,就说明休息了。

    嗯。

    楚辞盯着贺星看了一会儿,他亲眼看着人闭上眼睛,本以为某人这是打算休息一会儿,可很快,他就发现贺星的眼珠子,似乎在眼皮底下微微转动。

    很明显,贺星并没有睡着。

    难道她知道我在看她?

    楚辞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贺星没有武功,他之前就试探出来了,这会儿眼睛又看不见,是如何发现他在看她的?

    猜测再多,只能给自己徒增烦恼,楚辞是个行动派,当即便决定试探一下。

    贺星想的是对着人做一个双手合掌的动作,但想要引起人注意并询问,这个动作需要稍稍大一些。

    楚辞的试探很简单,他若是凑近对方结果人呼吸节奏乱了,就说明贺星自己能看到,或者感受到他在坐什么。

    两个人也是这么凑巧,动作几乎是一前一后的进行,楚辞一凑近贺星,贺星的手就拿了起来,准备合在一起。

    于是乎,原本还饶有兴趣等着看结果的楚辞,下一刻就发现,自己的脸被人捧在了手里。

    感受到手下是什么情况,贺星愣了,楚辞自己也愣了。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0/2/9.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不知女帝是儿郎相关推荐: 重回高考那一年, 纯情狐狸俏宗主, 我的系统延迟了[无限], 他又在装乖, 女大三[七零], 重生后嫁给了死对头, 触手怪为什么要涂指甲油「无限」, 白月光的卷土重来[快穿],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不知女帝是儿郎》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网游小说,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不知女帝是儿郎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