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表小姐要出家 > 第 11 章

第 11 章

    定远侯夫人未在清心庵多待,五天后便打道回府。期间无论定远侯夫人或周念南,都没再找过谢渺。

    谢渺对此并不意外,以她的身份,上次能得到定远侯夫人召见已是例外。

    时光如水,慢悠悠地划过。

    屋檐下挂得串串小灯笼在秋和日丽的光照中风干,每隔四天,巧姑便领着几人捏柿子,三次以后柿饼成型,待到半个月左右,柿子表面捂出一层白霜,柿饼便做好了。

    谢渺尝了一个,果肉糯甜而有嚼劲,味道竟出乎预料的好。

    几人将巧姑好好夸赞一番,又替巧姑结算工钱。一共是八十九枚柿饼,谢渺给她三百文铜钱,巧姑推脱不过,便开心地收下。

    一眨眼便到分离的时刻。

    巧姑年纪虽小,却因身世缘故,见惯了人情冷暖。与谢渺主仆三人的相遇便如梅雨季劈开云乌的光,将她瘦弱单薄的身躯照得暖洋洋。只可惜这束阳光,此刻要照回崔府了。

    巧姑私底下向庵里的师太打探过,知晓崔府里的好几位老爷都是朝廷命官。渺姐姐与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分开后怕是再难见面。

    想到此,她便闷闷不乐。

    崔府派来接人的马车已在不远处,巧姑再三思虑,捉住谢渺的袖口,仰着一对葡萄般的黑眸,可怜兮兮地问:“渺姐姐,以后我能去崔府找你吗?”

    谢渺露出微笑,摸摸她的头,“自然可以,我若出府便去村里找你,或者你来崔府找王大通传,我便知道是你来寻我。”

    王大正是谢渺从平江带来的那名车夫,如今在崔府当差。

    见她神情不似敷衍,巧姑方才开心起来,伸出小拇指与她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谢渺认真地做下约定。

    一个月的相处下来,她对巧姑这个身世可怜又奋强不息的孩子十分疼惜。她想在能力之内尽量地帮助巧姑,然而具体要如何实施,还得回去好好想想。

    几人依依惜别,谢渺踏上马车返回崔府。

    谢氏提前派人将海花苑收拾了一番,两个小丫头杵在院中等待表小姐归来。她们往常并不住在海花苑,每天干完活后便回后院等支配,这回是谢氏发话,明确表示将她们给了表小姐。

    两个丫头年岁不大,心性不定,难免心生怨言:府里谁不清楚表小姐的地位?要不是靠着谢氏疼爱,旁人甚至懒得看她一眼。跟着这样的主子,能有什么未来可言?

    心里不满,却不敢反抗主母,只板着俏脸,心不甘情不愿地向谢渺行礼。

    “奴婢桂圆/荔枝,听候小姐差遣。”

    谢渺没将这两个丫头放在心上,休息一会便去拜见谢氏。

    谢氏正与贴身丫鬟交代崔老夫人寿诞之事,见谢渺进门,便将堆在面前的账本一推,亲热地拉着她坐下。

    她仔仔细细地端详,看谢渺气色红润,目光澄澈后,方才松了口气。

    “在庵里养了一个月,总算召回些神采。清心庵的香火旺盛,果然养人。”

    谢渺闻言眼睛一亮,目光灼灼地道:“姑母,我喜欢清心庵。”非常喜欢,相当喜欢,喜欢的想要永远住在那里。

    谢氏的眼皮莫名一跳,视线落在她空空的鬓发与素雅长裙上。

    “这装扮不适合你。”她喊来嫣紫,嘴皮子动得飞快,“将库里新进的那只金花缠丝镶红宝石手镯、点翠珍珠耳环、和田玉莲花簪送到表小姐屋里。”

    谢渺连连摇头,试图拒绝:“姑母我不需……”

    “过几日叫莒裳阁的人送些衣料首饰上门,给小姐们裁选新袄子,对了,颜色要鲜亮些的。”

    “姑母,我真的……”

    “好了,不许说话。”谢氏拍拍她的手,嗔怪道:“女儿家家的,就该光鲜亮丽,穿这么素净做什么?又不是要出家做姑子。”

    呃。

    谢渺被说中心里话,颇为心虚地垂下眼,过了会试探地开口:“姑母,若是我想出家做姑子……”

    谢氏面带微笑,语气却是截然相反的阴森,“那我就打断你的腿。”

    “……”

    谢渺肩膀一抖,吞了吞口水。

    如今她还是惹不起,惹不起。

    *

    一月未见,姑侄俩有许多话要说。谢氏留谢渺一起用午膳,因心情好,比平常多用了半碗米饭。饭后谢氏就着浓茶,又吃了些许蜜饯。

    谢渺学着她,捻了颗杏脯入嘴,一股酸味直冲天庭,忍了忍才没有吐出来。

    谢氏笑问:“我近日总想吃些酸的,买了许多蜜饯,你待会带些回去。”

    “好,谢过姑母。”她一贯不擅长拒绝姑母的好意,点点头,一双明眸直勾勾地望着谢氏。

    谢氏今年不过二十五岁,鹅蛋脸,尖下巴,五官并不柔美,凑在一起秀丽之余,又透着几分精明。

    见她食欲增长,精神奕奕,谢渺心中已经有数。

    与前世一样,谢氏应当是有孕了。

    谢氏嫁入崔府多年,起初是顾虑崔慕礼与崔夕珺的心情,便与崔士硕商量好暂时不要孩子。等几年过去,谢氏在府内站稳脚跟,想要孩子时却迟迟未有动静。谢氏面上装作无所谓,心里不无失落。

    旁人不知,谢渺却知道,谢氏会有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崔老夫人六十寿诞这日,谢氏被诊出有孕,一时双喜临门,崔老夫人与崔士硕别提有多开心。

    谢渺也开心,姑母幼年丧母,少年失兄,嫁进崔府后虽有丈夫宠爱,却也是多年步步为营。一双继子继女对她虽恭敬,然而毕竟没有血缘关系。眼下能有自己的孩子,真是上天赐予的圆满。

    哪怕弟弟出生后会分走姑母的关照,谢渺也毫不在意。有弟弟陪着姑母,她才能安心的当姑子,不是吗?

    “阿渺?”谢氏见谢渺忽然静默,连忙探探她的额头,“哪里不舒服?”

    “没有。”谢渺拉住她的手,歪头靠在她肩膀上,“姑母,阿渺长大了。”

    谢氏揶揄:“自然,阿渺长大,到能出嫁的年纪了。”

    谢渺装没听到,道:“姑母,府里事务繁多,您无需样样亲力亲为,琐事交给管事与嫣紫他们去办就好。”

    “你个小丫头,也会替姑母操心了?”

    “您就依我,成吗?”

    “好好好,依你。”

    “若是累了就休息,平日里少吃生冷的东西,多吃些热乎的。也莫要贪凉,眼见入冬,您要多穿几件……”

    谢氏听着侄女絮絮叨叨,仿佛回到当年兄嫂还在的时候。

    嫂嫂也是这样叮嘱关心她的。

    谢氏鼻尖一酸,用帕子压压眼角,伤怀又欣慰地道:“我的阿渺长大了。”

    临走时,谢渺将包好的柿饼递于谢氏,“姑母,这是我亲手做的柿饼,虽有些不好看,味道却是好的。”

    她没有将巧姑与拂绿做的那些漂亮柿饼带来,而是将自己做的那几个奇形怪状,不甚漂亮的柿饼带给谢氏。

    谢氏打开油纸包,惊喜地道:“你亲手做的?”

    “嗯,柿饼凉性不宜多吃,您与姑父分食,切不能贪嘴。”

    “好,其他屋里可送了?”

    “都送了。”

    “慕礼那里?”

    谢渺的喉头凝了凝,若无其事地道:“也送了。”

    才怪。

    柿饼不够分,她便理所当然缺了崔慕礼那份,反正他不稀罕,她也不乐意送。

    *

    第二日一大早,谢氏领谢渺去给崔老夫人请安。

    离六十寿诞仅有半月,崔老夫人心情甚好。崔三老爷外放崟城两年,月前终于被调回京城。此回寿诞,她的三个儿子全都在身边,儿媳孝顺,孙子争气,孙女们又个个乖巧。

    她一生所求不过是儿孙满堂,家族和睦。

    如此对着谢渺更为和颜悦色,与她闲聊许多琐事,若是崔夕珺在,免不了又要生一场气。

    今日同来请安的只有李氏与崔夕宁,崔夕珺与好友苏盼雁约了去骑马,三房因崔士仁的回归,一家子热热闹闹出游去了。

    谢氏刚好有事要与李氏商量,二人很快便结伴离开。崔夕宁与谢渺便陪着崔老夫人说话,欢声细语,和谐安乐。

    崔老夫人午饭后习惯小憩,谢渺与崔夕宁一同出了院门。

    崔老夫人的住所幽静,离前院有段路程。两人不紧不慢地并肩走着,都面带浅笑,没有过分交谈。

    崔夕宁是崔家小姐中最为端庄的一个,言行举止样样出挑,叫人找不出丁点毛病。对于谢渺,她不像崔夕珺那样处处针对,也没有深入交好的意思。

    以往的谢渺会找些恰当的时机向她示好,她处理得及有分寸,不会让谢渺觉得尴尬,亦不会叫崔夕珺感到生气。

    如今……

    崔夕宁看了谢渺一眼,心道:在清心庵摔了一跤回来,性子好似真变了。那些见缝插针,若有似无的讨好消失不见,剩下的是落落大方,不卑不亢。

    崔夕宁惊讶谢渺的改变,谢渺也在唏嘘她的“貌是心非”。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标致的闺阁千金,竟会为个穷酸秀才,敢与父权和命运作斗争?哪怕结局不尽人意,谢渺在惋惜之余,仍深深地感到敬佩。

    谢渺此生想的是不再重蹈覆辙,那崔夕宁呢?她是否还会如上一世那样无畏,为了嫁给心爱的男子,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二人各怀心思,踏入临水长廊。

    长廊曲折,如游龙蜿蜒,在崔府画下浅浅一笔。出了长廊便是尚清湖,湖中立亭,周遭栽树,金桂还未全谢,零星地点缀在树枝上,香气几不可闻。

    不知哪个角落飘来阵阵窃窃私语。

    “听说表小姐昨日回府,给各房都送了柿饼,到处宣扬是自己亲手做的。”

    “笑死人,不是亲手,难不成是亲脚做的?”

    “哈哈哈哈,这种穷酸东西也只有她送得出手,真是不怕丢二夫人的脸。”

    “二夫人那么疼她,她就是送块石头也要说成是天上掉下来的火石。”

    “哼,也就是看在二夫人的面子上,不然还有谁能收她那点破烂玩意儿。”

    “就是,若是我,转身就扔进臭水沟,几个柿饼,寒碜谁呢。”

    声音不大不小,正让崔夕宁一行人听得清楚。

    崔夕宁脸色一沉,睨向贴身丫鬟素珍。素珍会意,忙不迭往前走几步,疾言厉色地呵斥:“哪个院子里的丫鬟在偷懒,给我滚出来!”

    树丛里静了片刻,三名丫鬟缩着脑袋,推推搡搡地出来。见到崔夕宁和谢渺后,脸色瞬时涨成猪肝般的颜色。

    三人慌张下跪,不知是蠢还是笨,连声道:“二小姐恕罪,奴婢们是锦绣园里的绣工,干完了手头的活,便到此处小歇!”

    崔夕宁眼也不眨,冷静地道:“妄议主子仍不知错,素珍,给我上去掌嘴。”

    三人身躯发抖,磕头求饶:“二小姐饶命,奴婢下回不敢了,求二小姐饶过奴婢!”

    崔夕宁不说话,素珍便狠狠给了她们每人两巴掌。

    三人掩面痛哭,好不可怜。

    崔夕宁又问:“你们方才说何人闲话,当如何做?”

    三人方才回神,转向谢渺连番道歉求饶。

    站在谢渺身后的拂绿有一瞬间的愤怒,很快又变得麻木。三年来,小姐不管做什么都会惹人讥讽,她们习惯了。

    哭声震得谢渺脑壳疼,她叹口气,对崔夕宁道:“就这样吧。”

    崔夕宁朝她微微颔首,对那三名丫鬟又冷下脸,“还不滚去白管家那里领罚!”

    几人捂着脸颊,哭哭啼啼地跑开。

    空气一时安静,崔夕宁顿了两息,略带歉意地道:“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那几名丫鬟既是崔府下人,言行失礼,冒犯了谢渺,便是给她崔夕宁丢脸。

    谢渺面色不变,笑道:“几句闲话而已,我不在意。”

    她态度大方,倒叫崔夕宁愈加难为情。然她不是多说的性格,往前又走一段路,忽然开口:“你送的柿饼味道很好,我很喜欢。”

    有两人恰好走近,前面那人闻言接道:“的确,我也觉得那柿饼味道甚好。”

    谢渺轻抬长睫,只见崔士硕迎面而来,身侧跟着名穹蓝长袍,俊眉修目,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正是崔慕礼。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2/2398/52351.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表小姐要出家相关推荐: 重回高考那一年, 纯情狐狸俏宗主, 我的系统延迟了[无限], 他又在装乖, 女大三[七零], 重生后嫁给了死对头, 触手怪为什么要涂指甲油「无限」, 白月光的卷土重来[快穿],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表小姐要出家》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表小姐要出家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