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 > 长信门

长信门

    作者有话要说:</br>本章已修好~感谢在2021-08-22 22:20:30~2021-08-25 12:3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岑 4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hr size=1 />

    那是一个高高胖胖的少年,十六七岁上下,穿了一身织金长袍,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他慌慌张张地穿过人群,却在看见言卿雪的瞬间眼睛一亮,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斯条慢理地用手推了推鬓角的碎发。

    “这位美丽的姑娘,在下是上淮城少城主高鸿霖,不知姑娘——”

    话没说完,身后飞来一脚,直接将他踹趴在地,一只靴子踩在他的后背上,狠狠地碾了好几下。

    “胆敢在我上圻城调戏良家妇女,不想活了是不是?”

    少女一身赭色劲装,英姿飒爽,手中长鞭挥舞着,在空中发出“啪”的一声响,吓得少年一个哆嗦,连连求饶。

    “女侠饶命!”

    一队护城营的士兵巡逻至此,见到少女恭恭敬敬道:“参见少城主!”

    少女挥挥手,“将这个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子押回去,关进大牢。”

    士兵齐声道:“是!”

    两人从队伍里走出,正要将这人押下去,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挤出人群,挡在了锦衣少年面前。

    “误会了,误会了!”

    小厮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递到劲装少女的跟前,“我家公子是上淮城少城主高鸿霖,平日里只是言语风流,并不是那等下流之辈,都是误会,还请少城主明察!”

    少女冷笑道:“本少主可是亲耳听到你家公子追着人家姑娘不放,让人家姑娘给你家公子当小妾的。”

    小厮连忙用胳膊肘戳了戳自家公子,“公子,您快解释一下呀。”

    高鸿霖揉着后腰,指着脸上鲜红的巴掌印,神情哀怨:“先前那位姑娘已经拒绝在下了呀,为何在下被拒绝一次,还要挨两顿打?”

    少女这才注意到高鸿霖脸上的红印,讶然道:“先前被打的是你?”

    她当时在隔壁,听见有人被扇了巴掌,还以为是有人强抢民女,急急忙忙便闯了进去。

    “高某虽风流,却从不做强迫他人的事情,”高鸿霖委屈道,“那位姑娘貌若天仙,谁知手劲竟这么大。”

    “那你怎么不同我解释,反而直接掉头就跑?”

    高鸿霖捂住脸,十分委屈:“在下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少城主的鞭子已经到了,在下刚被人打了脸,自然不能再添新伤。”

    少女被他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吩咐护城营的人放开他,将手中的鞭子缠回腰间,对着高鸿霖抱了抱拳:“高公子,是我误会你了,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无碍无碍,”高鸿霖连连摆手,脸上露出羞怯的笑容,“少城主容貌天成,被少城主揍也是在下的荣幸。”

    少女被他这副少男含春的模样惊到了,转头看向守在一旁的小厮:“你家少城主平时也是这样的吗?”

    小厮不忍直视地默默点了点头。

    少女感慨道:“你家少城主,果然不同凡响。”

    余光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言卿雪,这才想起来方才在她面前动了粗,抱拳笑道:“我是上圻城的少城主方宜真,姑娘刚才受惊了。”

    言卿雪摇摇头:“我没事,少城主不用放在心上。”

    方宜真盯着她瞧了许久,“我瞧姑娘眼生得很,姑娘这是刚来上圻城吗?”

    “昨日刚来,听说城东有仙门在招选弟子,想过去瞧一瞧。”言卿雪坦言道。

    方宜真眼睛一亮,拉过她的手,亲亲热热道:“城东我熟,我带你过去。”

    言卿雪被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到,艰难地将手从方宜真的手心抽了出来,犹豫道:“少城主事务繁多,就不麻烦——”

    方宜真连忙接过话:“不麻烦不麻烦,我不忙,真的。”

    也不容言卿雪拒绝,方宜真拉着她就往城东而去,一路上自来熟得很,完全没了先前当街将人踹趴在地的威严姿态,絮絮叨叨地问她各种问题,比如——

    “言姑娘,上圻城外真的有很多吃人的妖兽吗?他们长得和我们城中的妖族是不是一样?”

    “言姑娘,你是自己引气入体的吗?”

    “言姑娘......”

    那副求知欲满满的样子,像极了被长辈关在家里的小姑娘,而不是一座城池的少城主。

    言卿雪挑了一些她知道的问题回答,其他的则十分坦诚地回答“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出门历练”。

    谁知方宜真露出了十分羡慕的神情:“真好啊,你家里人竟然同意你一个人出门。”

    言卿雪诧异:“你家里人不给你出门吗?”

    方宜真低头把玩着腰间的长鞭,“也不是不给我出门,父亲和柳生哥哥吩咐了四方城门的守卫,只让我在城里活动,不准我出上圻城。”

    大概是察觉出这一路自己太过热情,她连忙解释道:“言姑娘,上圻城不常有外人来,我一时激动,话就有点多,还请你不要同我计较。”

    言卿雪笑着摇头:“我不介意的。”

    她本来就是个活泼性子,也喜欢和年纪相仿的女孩子谈天说地,可到了这个世界以来,不是被狼群追,就是被人坑,生活里唯一一点乐趣就是偶尔和系统聊聊天,只是系统古板至极,连讲笑话都一副科普腔,实在没意思得很。

    突然有个女孩子眼中带光,真诚地和她聊天,她也觉得十分开心。

    于是乎,两个女孩子迅速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看得一直跟在后面的高鸿霖啧啧称奇,和身旁的小厮嘀嘀咕咕道:“本公子要是什么时候能这么快和美人成为朋友,那就好了。”

    小厮一脸无奈:“公子,您可别再惹事了!”

    城东常乐楼前,熙熙攘攘围了好大一圈人。

    高鸿霖和他的小厮一人一边,自告奋勇地说要为两位美人开道,几人奋力斗争了许久,终于突出重围,挤了进去。

    门口横着一张小木桌,一个身穿白衣道袍的少年坐在桌后,见到有人上前,头抬也不抬,“报名费一人一块下品灵石。”

    言卿雪从储物戒里掏出三块,却被方宜真按住,“我不报名,父亲不会同意我去仙门修行的。”

    高鸿霖也羞赧地摇头:“言姑娘,我也不报名。”

    言卿雪依言只放了一块在桌上,一块做工粗糙的木牌子被这弟子随手丢了出来,上面刻着歪歪曲曲的“一百一十八”。

    看数字,她应该是第一百一十八个报名的。

    进了常乐楼,才发现远远不止一百多个人,偌大的大堂里熙熙攘攘,坐满了各个年龄段的人,从四五岁的孩童到七八十岁的老耄,人人手中握着一块小小的木牌。

    里面有人见到方宜真,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少城主。”

    方宜真摆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着言卿雪便往角落里钻,高鸿霖高高大大地往前面一挡,谁都注意不到角落里还有两个人。

    言卿雪小声道:“怎么了?”

    方宜真抬手遮住别人试图探究的视线,“父亲不大喜欢仙门中人,寻常城里来了仙门弟子,他总是不让我去看热闹,若是让人在这里瞧见我,回去禀告了父亲,我回去定是免不了一顿揍。”

    言卿雪了然地点点头。

    二楼楼梯处突然走出一个人,高声叫道:“三十二号!”

    大堂里“唰唰唰”站起来好多人,一个个排着队上了楼梯,不多不少正好十个人。

    看得言卿雪和方宜真瞠目结舌。

    所以一个号码代表着十个人?

    这才叫到三十二号,距离言卿雪拿到的一百一十八号还有九十六个号,一个号十个人,也就是——

    九百六十人?

    一个人再快也要一分钟,一个不歇地轮下来,到她也要十六个小时。

    言卿雪倒吸一口冷气,方宜真呆呆地嘀咕道:“都说仙门选拔的时候万人空巷,我原本不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反倒是高鸿霖一直笑眯眯的,安慰道:“两位放心,仙门选拔弟子很快的,要不了多久,先前我们上淮城也有仙门选拔弟子,几千人同时进行,一个上午就结束了。”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说法,不一会儿,十个人又垂头丧气地走了下来,叫号的人出现在楼梯口:“三十三号!”

    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随着叫到的数字越来越大,大堂里的人也越来越少,言卿雪挑了一处角落坐下来,几人围着桌子一边吃点心一边等。她昨日买了一堆点心没吃,正好拿出来消磨消磨时间。

    点心的香气在这片密闭的空间里蔓延开来,不少人都默默地咽了咽口水,坐在她们邻桌的一个粉衣小姑娘,不过三四岁的样子,被一个青年抱在怀里,睁大了眼睛看着言卿雪手中的糕点,目光热切。

    言卿雪取出一个油纸包,笑着递了过去,小姑娘却转过了脸,害羞地将脑袋埋进了青年的怀里。

    青年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代她接过了油纸包,不好意思道:“妹妹贪吃,让姑娘见笑了,宁宁,还不赶快谢谢姐姐。”

    宁宁露出一双亮亮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谢谢姐姐。”

    言卿雪顿觉心都化了,“不客气~”

    宁宁小姑娘吃了言卿雪的点心之后,胆子就变得大了起来,也不要她哥哥抱着了,凑到言卿雪和方宜真中间,小小的一团很是可爱,“姐姐你们也是来选拔的吗?”

    方宜真对她那白白嫩嫩的小脸蛋爱不释手,“是呀,姐姐是陪这个姐姐来选拔的,你也是陪你哥哥来选拔的吗?”

    宁宁认真地摇了摇头:“不是噢,是哥哥陪我来选拔的,宁宁虽然才三岁,可是宁宁已经可以燃起小火苗了哦!”

    说着,便献宝似的张开她的小肉手,宁宁一阵嘀嘀咕咕之后,一簇火苗倏地在她掌心燃起。

    “宁宁真棒!”方宜真十分给面子地鼓掌,小姑娘又羞红了脸,眼睛里亮晶晶的。

    楼上有人高声喊:“一百一十八号!”

    高鸿霖尽心尽责地充当着护花使者兼报数器,听到数字连忙提醒道:“言姑娘,到你了,一百一十八。”

    言卿雪急匆匆与他们道了别,跟随人群上了二楼。

    二楼上,所有的桌椅板凳全都被清空,只有正中央摆了一条长桌,一排穿着白袍的弟子坐在桌后,木桌尽头摆着一个半人高的石台,上面悬空浮着一颗灰白色、直径巴掌大小的圆球。

    每个弟子负责一个人的信息记录,登记完信息的人便被领着走到圆球面前,将手放上去,圆球时而发光,时而纹丝不动。令圆球发光的人面露喜悦,而纹丝不动的人则一脸颓败。

    很快便轮到了言卿雪。

    领她过去的少年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见她一脸凝重,笑容温和语气轻柔:“言姑娘不必担心,这是测灵珠,你只要将手放上去就好。”

    言卿雪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将手放了上去。

    虽然她已经引气入体,知道自己应该没多大问题,可真到这种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紧张。

    好在,测灵珠没有让她紧张太久。

    灰白的珠子骤然迸发出璀璨红光,如一轮红日,照进了在场的每个人眼里。

    “火系天灵根?!”

    “竟然是天灵根!”

    这世上一共除金、木、水、火、土五种基础灵根之外,还有冰、雷、风三种变异灵根,拥有灵根的人即可以修炼,灵根越少越纯粹,天赋便越高。

    仙门中招收弟子的最低标准,是不高于四灵根,且灵根浓郁程度能使测灵珠发光。

    而单一灵根则被称作天灵根,是难得一遇的天才。

    长信门的弟子们激动得站起了身,一个个看向言卿雪的眼中充满了热切,同她说话的那个少年似乎是这些弟子中辈分最大的,笑着递给她一块玉牌,“恭喜师妹通过测试,我叫姜柏,是长信门的大弟子。”

    言卿雪接过,也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谢谢姜师兄。”

    方宜真和高鸿霖等在楼梯口,见她出来,连忙围了上去,异口同声问道:

    “怎么样?”

    言卿雪将手中的玉牌展示给他们看,“过了!”

    方宜真开心地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真是太好了!”

    高鸿霖面色娇红,眼神期冀地看向方宜真:“方姑娘,我也可以有一个拥抱吗?”

    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家小厮拉走:“公子,咱可不能凑这个热闹!”

    离开常乐楼前,姜柏提醒言卿雪,他们要在今日黄昏前离开上圻城,赶回长信门,如果她愿意加入,可以在黄昏之前回到常乐楼。

    此时刚过晌午,距离黄昏还有好几个时辰,在这里干坐着也是无聊,方宜真提议干脆一起出去逛街。

    言卿雪自然一口应下。

    高鸿霖还想跟着她们,被小厮一番明示暗示之后,依依不舍地告别:“言姑娘,方姑娘,在下十分想陪两位姑娘逛街游玩,可无奈有要事在身,今日就得出城,等日后有机会来上淮城,在下定设宴款待!”

    言卿雪笑道:“那是自然。”

    高鸿霖离开之后,她和方宜真便结伴去了邻街,邻街的店铺里卖的全是女子的服饰配饰,两人逛得不亦乐乎。

    言卿雪的储物戒中只剩下八百多下品灵石,考虑到去了长信门之后开销会变大,花销起来不免有些瞻前顾后。

    方宜真则完全表现出一个少城主的阔绰,一进门便丢出一块中品灵石,指着博物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道:“这些,我全要了。”

    又以同样的方式,卷空了一家又一家铺子。

    看得言卿雪目瞪口呆,本以为自己已经很是大手大脚了,没想到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方宜真这败金的能力,丝毫不亚于她。

    席卷完一家成衣铺后,两人又踏进了一家首饰铺,方宜真兴奋地说个不停:“卿雪,这家首饰不论是做工还是设计,都十分有特色,你一定要挑些带着,我好久没来了,也不知道大叔有没有做新的款式。”

    说着便往铺子里走,一脸笑容地高声叫道:“葛大叔——”

    刚叫完,方宜真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转身就走。

    言卿雪跟在她身后进来,被她这副凝重的表情吓到,“这是怎么了?”

    方宜真不说话,一副活见了鬼的模样,拉着她就往外溜,却被人捉住了后衣领,身后响起男子清润的嗓音。

    “少城主,您这是准备去哪里?”

    身穿水色长衫的男子一手执扇,一手拉住了方宜真的衣领,眉眼秀丽,笑容清浅。

    方宜真讪讪地转过身,笑得十分勉强:“柳生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言卿雪心下了然,原来这人就是方宜真口中那个管她管得比老爹还严的柳生哥哥,城主府的大管家柳生旻。

    本以为这么个古板又严厉的性子,定是天天板着一张脸的沉闷青年,没想到竟然是个俊美郎君。

    柳生旻松了手,“属下若不是偶然到这里,怕是还不知少城主又翻了墙偷跑出来。”

    言卿雪偷偷看向方宜真,她是偷跑出来的?

    而后者在经历了短暂的被抓包的窘迫之后,理直气壮道:“父亲并未禁止我出门,我不过出来散散心,柳生哥哥你可不能污蔑我。”

    柳生旻静静地注视着方宜真的眼睛,后者被他那一双澄澈的眼睛瞧着背后直发虚,他却突然笑了起来,“原来是属下误会少城主了,那少城主您继续散心,属下就先回城主府了。”

    说着,竟真没有再管方宜真,礼貌地和言卿雪点头道了别,转身往外走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之中。

    柳生旻这样反常,方宜真反倒坐立不安了起来,连葛大叔最新制成的镯子都没法让她提起兴趣,思来想去,她一脸凝重道:“卿雪,我还是得回去。”

    言卿雪一边将看中的耳坠放进储物戒里,一边疑惑道:“为什么?柳生管家不是说让你继续散心的吗?”

    方宜真道:“他那个人狡猾得很,谁知道是不是赶着回去,到父亲那里告我的状,到时候父亲发现我不在府里,肯定少不了又要挨一顿揍。”她一脸愧意,“说好了要陪你玩一下午的。”

    言卿雪连忙摆手,宽慰她道:“没事的,下次来上圻城,我一定来找你玩,到那时候你再补偿我也不迟呀。”

    方宜真这才露出了笑容,连连点头,将身上的玉牌递给她:“那就说好啦,一定要记得来上圻城找我!”

    送别了方宜真,天色也将晚,言卿雪闲着无事,索性回了常乐楼,在一楼大堂里坐着等。

    大堂里,粉衣小姑娘正啃着跟她脑袋差不多大的酥油饼,见到言卿雪眼睛一亮,将酥油饼塞回身旁青年的手里,开心地叫道:

    “言姐姐!”

    是先前馋她糕点的何瑜宁小姑娘和她的哥哥何昌,言卿雪笑着走过去,和他们坐在了一起。

    何瑜宁没有人引导就能自己凝出火苗,被长信门收为弟子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想到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何昌,竟也是金木火三灵根。

    何昌笑容腼腆,摸了摸自家妹妹的小脑袋,“原本还在担心宁宁太小,一个人去仙门没人照顾,这下可算是安心了。”

    大堂里零零星星坐了十几个人,几乎全是几岁到十几岁的少年少女,有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也有聚在一起聊得热火朝天的,所有人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兴奋。

    言卿雪环顾四周,目光却在触及某个角落时,心中一个咯噔。

    一个玄衣赭发的少年孤零零地坐在大堂的角落里,别的少年同他搭话,他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自顾自地喝着茶。

    何瑜宁小声地跟言卿雪咬耳朵:“言姐姐,你不要看那个哥哥,他的眼睛可吓人了。”

    言卿雪沉默地捏了捏何瑜宁粉嫩的脸蛋,勉强扬起笑容。

    少年侧过脸,正巧撞上言卿雪的目光,黑亮的眼睛里是遮掩不住的恶意,他看着言卿雪,扬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哎呀,这位不是言姑娘吗?”

    “真是好巧啊,在这里都能碰上。”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3/3718/81750.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相关推荐: 末世大佬穿至无限生存游戏后, 剑斩山河, 我在年代文里开点心铺, 从爆汁烤鸡翅开始[美食],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穿书女配只想登基[基建], 伪装花瓶[无限], 樱桃沙冰,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 死对头每天都在逼我结契[重生],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病娇反派攻略手册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