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 > 姜杨和姜柏

姜杨和姜柏

    “笃笃笃。”

    “笃笃笃。”

    有人在轻轻地敲门,稚嫩的童声低声地唤着:“师妹......”

    “师妹......你醒着吗?”

    “师妹,我们来找你玩啦,你开开门呀......”

    “师妹......”

    那声音轻轻细细,犹如一根根丝线,绕过了紧闭着的房门,直往言卿雪脑子里钻。

    言卿雪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皎洁的月光穿过精致的雕花木窗,洒在床前的地上。

    本是良辰美景,她却无暇欣赏,随着渐渐急促的敲门声,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言大小姐这短短二十二年的人生中,第一讨厌的就是老鼠,现在有了比老鼠更讨厌的生物,那就是会变成人形的老鼠妖。

    老鼠妖幻化成人形,还会学着人说话,孩童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可怖。

    细若游丝的声音还在门外叫着。

    “师妹......”

    言卿雪仔细分辨了一下,像是刚进浮舟时,被姜柏戳了脑袋的那些男孩们的声音。

    这两天一直都没有见到他们,连吃饭也从不出现,原来是一群异齿鼠妖!

    言卿雪选择了沉默以对。

    持续了许久,那些细细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正当言卿雪松了一口气,以为那些异齿鼠妖们已经放弃了的时候,门口男孩的声音陡然变得尖锐起来:

    “好饿啊师妹!”

    “好饿啊师妹!”

    “好饿啊师妹!”

    一声接一声,一声比一声尖锐,最后似乎有一群声音在她门口尖叫:

    “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

    “你为什么不出来啊师妹!”

    “师妹你快出来呀!”

    叫声尖锐,几乎快要刺破言卿雪的耳膜。

    惊惧之中,她突然想起昨日饭桌之上,卫衍托着下巴看她时,那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看你是怎么把自己送上绝路的。”

    原来他早就知道,这浮舟上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刺耳的叫声并没有持续很久,不一会儿,远处的甲板上有飘渺的笛声响起,门外窸窸窣窣,似乎有一大群什么东西往甲板那边涌去了。

    言卿雪又屏气耐心等了许久,门外终于没了声音。

    正当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反锁着的房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刻意放轻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在她床前停下,言卿雪转头,对上卫衍那双在夜色中微微发亮的眼睛。

    看见言卿雪瞪大了的眼睛里还未来得及散去的惊慌,他笑了,轻声道:“竟然醒着?”

    言卿雪慢吞吞地坐了起来,一脸戒备地看着卫衍:“你来干什么?”

    “看热闹啊,”卫衍挑了挑眉,“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明显,非常明显。

    明显到言卿雪都想不通,他这从第一面起就对她敌意满满,到底是因为什么。

    她来这世界还没有几天,认识的人甚至不超过两只手的数,究竟哪里得罪了卫衍,他这般想置她于死地。

    心中疑惑,索性直接问出了口:“卫公子,我们之间好像没有深仇大恨吧?若说我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也就是在毒火魔蝎蛛的巢穴里,我没有救你罢了,可那也是你图谋不轨在先啊。”

    “没有深仇大恨?”卫衍斜靠在圈椅上,微眯了眼,“你曾经做了什么事情,我想你心里清楚得很。言姑娘,现在再装不认识,是不是有点晚了?”

    言卿雪突然有点心虚,卫衍的神情不似在说谎,倒真像是他们之间有过什么不可饶恕的过节一般。

    莫不是这个身体的原主在她来之前,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

    要是这样,误会可就大了。

    [系统,]言卿雪默默地在脑海里叫道,[我现在这个身体的原主是不是做了不少坏事?]

    系统答:[您的身体是完全按照您的要求创建的,在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这个世界并不存在“言卿雪”这个人。]

    也就是说,他们之间不可能存在过节。

    言卿雪疑惑地看向卫衍:“卫公子,仙曲山脉中,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卫衍冷笑:“你就算装得再像一点,我也不可能会放过你。”

    言卿雪坦然地看着他,有些无奈:“可我真的不认识你。”

    “我的名字是卫衍,”卫衍深深地注视她许久,“你真的不记得我?”

    言卿雪目光真诚,丝毫不躲闪,摇头说:“卫公子,我真的不记得你。”

    卫衍的表情就这么僵在脸上。

    她根本不记得他。

    空气在这一瞬间明显凝滞住了。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许久,就在言卿雪思考着怎么开口,缓解一下局面时,卫衍突然笑出声来,眼中流淌着言卿雪看不懂的情绪。

    “不记得也没关系,你现在只要记得,我——卫衍,有朝一日,一定会杀了你。”

    怎么还是要杀了她?!

    言卿雪暴躁——白费她一番口水了!

    她愤愤地瞪着卫衍,而后者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拎着她的后衣领,像拎小鸡仔一般,将她从床上拖了起来。

    言卿雪奋力挣扎,奈何男女体力悬殊,实在是挣不脱,心想反正这人现在拿她没办法,索性任由卫衍掐着她的后脖颈,将她带下了一楼。

    两人在船舱的木门后面隐匿了身形,在这里,他们可以清晰地看见甲板上的一切,而甲板上的人却很难发现这里藏着人。

    虽然甲板上聚集的不是人,而是一群幻化成人形的异齿鼠妖。

    此时的异齿鼠妖们正围着甲板上的高台而坐,扯开了嗓子“吱吱吱”地叫着。

    “好饿好饿好饿!”

    “开饭吧!开饭吧!”

    “师兄!我们好饿呀!”

    言卿雪压低了嗓音:“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卫衍也学着她的样子,压低了声音道:“给你看点有意思的东西。”

    言卿雪默默地撇了撇嘴,这人性子奇怪得很,他说有意思的东西,指不定是什么变态的恶趣味。

    甲板上,笛声再次响起,异齿鼠妖们被安抚住,渐渐安静了下来,一个白袍少年走上高台,优雅地拂了拂衣袖上的灰尘。

    竟是姜柏。

    月光下,他的眼神迷离,神情满足,像是沉浸在一场美梦之中,完全没了白日里的温文尔雅。

    他身后,同样穿着白袍的长信门弟子手舞足蹈地推着一个人走出来,那人走得跌跌撞撞,全靠身边的白袍弟子架着胳膊,这才没摔了下去。

    走到姜柏身后,少年便定定地站着,双目呆滞,对眼前的一切毫无所觉,手中握着一支粉色的小钗。

    这个少年言卿雪黄昏前刚见过,正是一脸焦急,四处寻找自家妹妹的农家少年——何昌。

    在经过一番复杂的吟唱之后,姜柏弯下腰,温柔地摸了摸其中一个小男孩的脑袋,转身走下了高台。

    “开饭啦!”

    “开饭啦!”

    “可以吃饭啦!”

    男孩们齐声尖叫,兴奋地跳了起来,一起扑到了何昌的身上——

    将少年直接撕成了碎片。

    言卿雪躲在暗处,一个反胃差点连胆汁都吐出来。

    捂着心口的手,抑制不住地颤抖。

    她长这么大,连杀只鸡都不敢自己动手,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命丧妖物之口。

    言卿雪闭上眼,不敢再看。

    偏偏卫衍自觉十分“体贴”,在她耳边极尽详尽地描述那些“仙门弟子”是怎么将一个活生生的人互相分着吃掉的。

    噢,不能称之为“仙门弟子”。

    这些“人”褪去了白日里端庄严肃的皮囊,将自己的真实模样暴露在了月色下。

    一群披着人皮、生吃人肉的——

    妖魔。

    恍惚中,言卿雪突然想起,当时玩游戏的时候,玄天剑宗也是有一个类似的宗门任务的。

    那时候她创建的角色白鹤予,因为天生剑骨又勤奋刻苦,短短几年便在同辈之中声名鹊起,在一次宗门秘境中直接被镇宗之宝玄天剑认可,成为了玄天剑宗下一任宗主、如今的少宗主。

    他成为少宗主之后,接到的第一个宗门任务,是查明宗门弟子失踪的原因。

    仔细探查之后发现,碧落潭中盘踞着一只叫赤嬅的千年蛇妖,口味挑剔,专爱未入仙途但资质上乘的孩童,又不愿自己出门找,派手下蹲守在玄天剑宗弟子回宗门的半路上,将玄天剑宗的弟子连人带舟一起劫走。

    那时白鹤予才刚进入金丹期,蛇妖赤嬅却已经是金丹中期的实力了,他借着玄天剑引下了天雷,这才勉强胜了赤嬅。

    在她的记忆里,那次宗门任务是白鹤予一生仙途中唯一一次轻了敌,不仅自己身受重伤、修为后退,那些被掳走的弟子们更是在赤嬅临死的恶意破坏下,被蛇尾直接拍成了肉沫。

    眼下的情况,让她一下子联想到了“蛇妖食人”事件,只是言卿雪没想到,赤嬅竟然直接假借玄天剑宗之名,搞了个“长信门”这样子虚乌有的附属门派出来,派手下大摇大摆地进入仙家庇佑的城池,为自己寻找口粮。

    现在距白鹤予拜入玄天剑宗不过四年,估摸着还没到成为少宗主的那一步,定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言卿雪有【新手保护机制】,能借着漠月狼御风离开,可其他人怎么办?

    于优、于娴两姐妹,还有剩下的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少女们,难道就留他们在这里,成为妖魔的腹中餐吗?

    甲板上,体态各异的小妖们分食完毕,将滴在地板上的血也用舌头舔干净,仰面躺着开始晒月光。

    姜柏单独坐在了一边,小男孩们吃饱喝足,显出原型,化成一只只体型硕大、双眼赤红的异齿鼠,围绕在他身边。

    姜柏则亲昵地给这些异齿鼠顺毛,夜风清凉,隐隐约约送来他依旧温柔的声音:“早知道该收些资质差点的来,也不至于让你们饿肚子。”

    妖鼠“吱吱”地叫着。

    姜柏凝神听着,摇头道:“她不行,妖君说了,那个女孩不能动。”

    结合那群异齿鼠半夜的叫嚷,言卿雪很容易就猜出来——姜柏话里的“她”指的是言卿雪,而这位“妖君”,应该就是“蛇妖食人”事件中,爱吃孩童的蛇妖赤嬅。

    也很有可能就是幻化成何瑜宁的那个浮舟主人。

    异齿鼠叫得更凶了,姜柏和它们僵持了许久,最终败下阵来,妥协道:

    “实在饿的话,那对双胞胎姐妹也给你们吃罢,但是那个火灵根的女孩,一定不可以碰,记住了吗?”

    异齿鼠此起彼伏地应着。

    “你们去吧,吃完记得将房间清理了,妖君不喜欢她的浮舟里,到处都是血的味道。”

    妖鼠欢快地往船舱这边窜过来。

    言卿雪见状,下意识地就往二楼跑,卫衍揪住了她的衣领:“你去哪儿?”

    言卿雪一把甩开他的手,“去救人啊!”

    听姜柏和那些异齿鼠妖的对话,于优和于娴是异齿鼠们的下一个攻击对象,她得赶在它们之前叫醒她们俩。

    何昌没救得下来,可不能让于氏姐妹俩再丢了性命。

    卫衍站在黑暗的角落里,保持着被甩开的姿势,脸上神情变幻莫测。

    许久,他收回了手,喃喃自语:“连只见过几次面的人都愿意去救,当初为什么偏偏丢下我呢?”

    二楼走廊空空荡荡,一片静谧。

    言卿雪一路狂奔到于氏姐妹的房间前,疯狂敲门:“于姑娘,快醒醒,船上有妖兽!”

    楼梯处传来“吱吱叽叽”的叫声,眼见着那群异齿鼠妖们就要上来,言卿雪一咬牙,抬脚踹开了房门。

    房间之内空空如也,于优和于娴都不在,她勉强松了一口气,转身准备出去时,正好和蜂拥上来的异齿鼠妖们迎面撞上。

    异齿鼠妖们嘴上还残留着血渍,看见言卿雪,一个个眼冒精光,亮出了锋利的门牙。

    “师妹!是师妹!”

    “好香!好香!忍不住了!”

    “忍不住啦!忍不住啦!”

    它们朝着言卿雪扑过去,仿佛她是一道绝世美味,竟连自己主人的命令也不愿听了。

    明知这些异齿鼠妖伤害不到自己,看着那些狰狞的面孔,言卿雪还是下意识地转身就跑。

    就在第一只异齿鼠妖扑到她身上的那一瞬间,一道金光闪过。

    张牙舞爪的异齿鼠妖被一柄长剑贯穿,直接钉在了走廊的廊柱上,腥臭的血溅了言卿雪一脸。

    下一瞬,一个窈窕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一招手,金色长剑便回到了手中,身影迅如闪电,剑影凌厉霸道,所到之处,一击毙命。

    几个呼吸之间,那群狂暴的异齿鼠妖全部死于少女的剑下。

    言卿雪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少女还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从腰间的玉佩里取出一块白净的帕子,仔细地擦干净了长剑上的血迹。

    “于姑娘?”

    来人正是于优。

    于优转身,笑容温婉,神情关切,一开口,却是个温和低沉的男子声音:“言姑娘,你没事吧?”

    “没、没事,只是有点吓到了,”言卿雪摇摇头,惊魂未定,“你的声音?”

    “这是在下原本的声音,”于优微笑着解释道,“在下与师弟有任务在身,不得已伪装成女子模样,还请姑娘见谅。”

    少女面容恬静,目光沉稳,若不是主动说明,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样一个惹人怜惜的少女,竟是一个男子。

    想来“于优”这个名字也是假的了。

    “于优”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在下虽然不知道姑娘你是怎么避过阵法的攻击的,但这浮舟上的妖魔来头不小,为了安全起见,姑娘还是去那个房间躲一躲吧。其他的孩子也都被我师弟接了过去,有我师弟设的阵法护着,这些妖魔不会伤害到你们的。”

    言卿雪点点头,转身便往走廊尽头跑去,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问道:“不知少侠怎么称呼?”

    “于优”握剑抱拳道:“在下玄天剑宗弟子——”

    “姜柏!”

    走廊里传来一声怒吼,穿着白袍的少年站在走廊的另一边,看着血泊中的异齿鼠尸体目眦欲裂,瞥见少女手中的金色长剑,更是陷入了疯魔,他怒吼着朝少女狂奔而去,手中玉笛飞转。

    “姜柏!又是你!我要杀了你!”

    “于优”神色不变,抬剑轻易挡住了他的攻击,玉笛直接被击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碎成了几段。

    “姜柏”恶狠狠地瞪着“她”:“姜柏,又是你坏我好事!”

    一番话,听得言卿雪云里雾里。

    两个姜柏?

    “于优”剑尖直指“姜柏”,微皱了眉,冷声道:“我本以为你不过是得失心过重,放你出去历练历练也好,没曾想你竟然与妖魔为伍。等这件事情结束了,跟我回姜家,向族老们请罪。”

    “请罪?”姜杨不再装作温和,嘲讽地看着他,“我的好兄长,你身为姜家的嫡长子,血统纯正,又是玄天剑宗金光峰的大弟子,是姜家的骄傲。你要是犯了错,族中那些老东西自然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指不定连推脱的借口都替你想好了。”

    他脸上的皮肤一寸寸爆裂开来,身上的道袍被撑破,一点点弯下腰去,现出了最真实的模样——

    一只体型硕大的异齿鼠!

    异齿鼠口吐人言,语气中充满了怨恨:“你知道我回去的下场吗?我是姜家的耻辱!我犯了错,他们只会想着怎么弄死我!”

    “于优”,也就是真正的姜柏,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你竟然把自己变成了妖,姜杨,你疯了吗?”

    “早在被逐出姜家的那一刻,姜杨就再也不是你认识的那个贱种,而你姜柏,也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姜家少主,”异齿鼠露出尖锐的牙齿,“谁输谁赢,还真说不准呢。”

    他仰头,发出刺耳的长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张大了嘴巴,朝着姜柏咬了过去。

    姜柏挽了个剑花,隐有龙吟响起,金光冲天,直面冲了上去,当头向着姜杨斩下。

    鼠牙与长剑相交,发出猛烈的金属撞击声。

    “言姑娘,去我师弟那里!”

    言卿雪连连点头。

    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泛着紫光的阵法笼罩在众人上空。

    被姜杨挑选进来的少年们,大多都家境贫寒,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突然遇到这种事情,一个个六神无主,听到门外妖兽的嘶吼声,下意识地挤在了一处,闭上眼睛瑟瑟发抖。

    “于娴”一手执剑,一手掐诀,正坐于阵眼,神情凝重。

    这次宗门误判了事情的严重性,只派了他们两人前来,姜柏师兄被姜杨缠住,那个神秘的长信门门主却一直没有出现。

    他虽有全身而退的底气,可身后的这些无辜少年没了庇护,很有可能会被殃及,失去生命。

    “于娴”看向他们,面露担忧。

    正愁着,衣摆被人轻轻拽了拽,“于娴”低头,对上何瑜宁那双澄澈的眼睛:“于姐姐,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呀?我哥哥呢,他怎么没有来找我?”

    “于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软了声音安慰道:“没什么事情,于优姐姐出去找你哥哥去了,宁宁乖,困了就睡会儿,睡醒了哥哥就回来了。”

    “何瑜宁”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门外又传来了妖兽的叫声,吓得她一个哆嗦,直接扑进“于娴”的怀里,“姐姐,我怕!”

    “于娴”将她抱进怀里,掐着诀的手轻轻拍着“何瑜宁”的后背,“别怕,有姐姐在,那些妖兽进不来——”

    话还没说完,便目光呆滞住,“于娴”怔怔地低下头,鲜血汩汩地从她心口的位置喷涌而出,而心脏原本该在的地方,只剩下一个碗口大小的洞。

    “我就是怕,那些妖兽进不来呀,”“何瑜宁”抓着她的心脏,笑容甜美,“玄天剑宗的弟子,原来也不过如此嘛!”

    言卿雪闯进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于娴”被这个假冒的“何瑜宁”挖了心,这才突然想起——

    他们并不知道“何瑜宁”才是浮舟上最大的boss!

    此时再想提醒已经来不及了,“何瑜宁”伸手轻轻一推,“于娴”便仰面朝后倒去,紫色的阵法化成光点散落,最后消失无踪。

    屋中的其他少年们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到失声,直接一个接一个地晕了过去。

    只剩下门口的言卿雪,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切。

    “何瑜宁”歪头看向她:“言姐姐?我刚想去找你,没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言卿雪强忍着恶心,站在原地:“你找我干什么?”

    姜柏的师弟被杀,她若是跑了,只会让姜柏腹背受敌,处境更为艰难,他是玄天剑宗的弟子,说不定能带她去玄天剑宗找白鹤予。

    他可不能死。

    “本来还想同你们玩一玩,可谁让你身上太香了呢?”“何瑜宁”丢开手中的心脏,贪婪地看着言卿雪咽口水,“忍了许久,实在忍不住了,言姐姐你是个好人,就让我吃了你吧!”

    说着,便朝着言卿雪扑了过去。

    还没到她面前,只听雷声轰鸣,一道紫色的电光破开浮舟,劈在了“何瑜宁”的身上。

    一声惨叫过后,“何瑜宁”不敢置信地看着束缚住她四肢的绳索,“怎么可能?”

    周围紫光重现,阵法重组,那些昏迷了的少年一个个消失,只剩下她一个人,被困在这个阵法里面。

    “怎么不可能?”仍是“少女”模样的少年从房梁上跳下,肆无忌惮地放声嘲笑,“不过如此的玄天剑宗弟子,居然困住了堂堂妖君,赤嬅,你这妖君宝座该换个人来当了!”

    “何瑜宁”,也就是赤嬅,冷了眸子:“你们联合起来耍我?”

    在大庭广众之下闹翻,让姜柏接近幻化成仙门弟子的妖魔,借此套取消息,半夜前往三楼探查。

    这好一番动作,竟是他们为了引她出来,故意做出的举动。

    “是呀,谁知道你这么笨,真就上当了,”“于娴”啧啧感叹,“没想到师兄演技那么烂,还真的有人信他。”

    一旁的言卿雪瞧得目瞪口呆。

    “少女”看向她,姣好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歉意:“抱歉啊,言姑娘,我之前怀疑你和赤嬅是同伙,这才让师兄骗你过来的。”

    他朝着言卿雪行了仙门礼,一边说道:“在下玄天剑宗紫相峰大弟子白鹤予,其他人都在另一个房间,言姑娘请随我来。”

    言卿雪愣住了:“......”

    我崽??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3/3718/81753.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相关推荐: 末世大佬穿至无限生存游戏后, 剑斩山河, 我在年代文里开点心铺, 从爆汁烤鸡翅开始[美食],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穿书女配只想登基[基建], 伪装花瓶[无限], 樱桃沙冰,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 死对头每天都在逼我结契[重生],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病娇反派攻略手册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