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 > 元娴

元娴

    言卿雪环顾四周,白鹤予和姜柏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只有地上那盏千灯司南在不停地闪烁着,她警惕地看着青年:“阁下是什么人?”

    青年平和地笑笑:“姑娘莫怕,在下不过是个过路人罢了。”

    言卿雪不相信,这里的过路人,能是普通的过路人吗?

    有【新手保护机制】在身,她倒也不怕他,“阁下既是过路人,一直看我做什么?”

    “偶然惊醒,来见一见故人,”青年看着她,眼中惆怅,“这处山林危险重重,姑娘不高,还是尽早离开为好。”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往林子深处走去。

    言卿雪听得云里雾里,见他转身就走,起身想要追问几句,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白鹤予一脸诧异地拉住她:“言姑娘,你去哪里?”

    言卿雪眨了眨眼,白鹤予和姜柏还在原地,而刚才和她说话的青年却突然不见了踪影。

    她指着青年坐过的石头问道:“刚才这里有人吗?”

    姜柏摇头:“这里一直只有我们三个。”

    白鹤予突然严肃了起来,问她:“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

    言卿雪将那个青年的事情复述给他们俩听,白鹤予飞快地从储物戒里取出一本书,摊在他们两人面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很有可能是神葬地的入口。”

    书上写着:“神兽陨落之处,是为神葬地。神葬地,万灯闪烁,有守墓者自谓过路人,护一方安宁。”

    他看向姜柏,“我们可能阴差阳错落在神葬地入口了。”

    姜柏神色也严肃起来。

    上古神兽陨落的地方,不是他们两个筑基期、一个炼气期的小弟子能来的地方,守墓人这是警告他们,赶紧离开。

    言卿雪瞧着他们两人如临大敌的样子,也不由得紧张起来,“那我们该怎么办?”

    姜柏道:“以我和师弟两人的修为,不足以将这些人全部带走,只能等元师姐来。”

    两人神情凝重,严阵以待地守了半夜,直到旭日东升,山林间虫鸣鸟叫,再次热闹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白鹤予和姜柏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的茫然,“怎么什么事情都没有?”

    女子清亮的声音响起:“你们想有什么事情?”

    一个少女收了剑,从天而降,看起来年纪不超过十九岁,一身水蓝色素纱裙,姿态翩跹。

    白鹤予与姜柏齐齐行了一礼,“见过师姐。”

    她便是两人口中要等元师姐,当代玄天剑宗宗主元衡的女儿,元娴。

    元娴走到三人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秀眉微皱,“我爹说你们重伤快死了,让我火速前来救援。”

    言下之意:你们怎么还活蹦乱跳呢?

    白鹤予清咳一声,厚着脸皮道,“师姐,这山林十分古怪,我们修为不够,不敢冒险带着这些孩子随意乱闯。”

    他将昨夜言卿雪遇到守墓人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和元娴讲了一遍。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元娴看向白鹤予和姜柏两人,欲言又止,“两位师弟,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她抬手,指着树林之上,高耸入云的几座山峰,“这里是玄天剑宗山门前的那片树林,我刚出宗门没多久,就找到你们了。”

    “怎么可能?!”

    不说白鹤予,连姜柏脸色也变了,“师姐,我们昨夜所在的地方,距离宗门有上万里的行程。”

    他们小心谨慎了一晚上,被人转移到了玄天剑宗的门口,却没有一个人察觉。

    元娴颔首,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也许真是碰上了什么,也是你们运气好,那人没打算要取你们的性命。”

    她看向白鹤予,“这件事情不容小觑,白师弟,你先回紫相峰,向我爹回禀,我和姜师弟来处理赤嬅和被她抓来的孩子。”

    白鹤予点点头,召出长剑便腾空而起,径直朝着最高的那座山峰而去。

    元娴这才注意到一旁的言卿雪,“这位姑娘是?”

    言卿雪依样画葫芦地对着她行了一礼,“在下言卿雪,也是被赤嬅骗上浮舟的人之一。”

    元娴一眼看穿了她的修为:“炼气期?言姑娘自行引气入体?”

    言卿雪不好意思地扯了个谎,半真半假地说:“参加仙门选拔的路上遇到了危险,一时情急便试了试,谁知竟真的成功了。”

    “天赋不错,”元娴了然,言语中颇为赞赏,“不过无人引导很容易出岔子,修行之路坎坷,不知姑娘有没有意愿来我玄天剑宗?宗门中有许多天赋卓绝的长者,想必很愿意收姑娘做弟子。”

    言卿雪眼睛一亮,她本来就想去玄天剑宗,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没有时间去找玄天剑宗的仙门选拔,这下机会直接送上了门,自然满口应下。

    “多谢元师姐!”

    “先别高兴得太早,”元娴摆了摆手,嘴角却很是受用地微微上扬,“想要入玄天剑宗不是我一句话就能决定的事情,还需要枉生镜的认可才行。待我安顿好了其他人,便带你过去,通过了枉生镜的测试,你才真正算是我玄天剑宗的弟子。”

    她随手掐了一个诀,那些被阵法笼罩的少年们便出现在了她们面前,一个个惊慌失措。

    元娴将先前的话又对这些少年们说了一遍,大家自然都想进玄天剑宗,连连点头应下,等着进入枉生镜进行测试。

    困着赤嬅的阵法却始终没有出现,元娴疑惑地看向姜柏:“师弟,你们确定抓住赤嬅了吗?”

    姜柏点点头:“确定,白师弟抓住赤嬅之后,才到甲板上来帮我的。”

    元娴闭上眼,凝神掐诀,空气中的灵气涌动不止,似是在搜索什么。

    半晌之后,她睁开眼,摇头道:“浮舟中没有人,赤嬅跑了。”

    赤嬅跑了这件事情,也在元娴意料之中,身为赤炼蛇族的妖君,赤嬅本人定是修为高深且诡计多端,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白鹤予设下的一个小小阵法就困住?

    好在她似乎在顾忌什么,一心只顾着逃跑,没有想着报复,不然白鹤予和姜柏两人联手,都不一定是赤嬅的对手。

    所有少年都不愿回上圻城,也就不需要元娴和姜柏分头行动,两人一起将言卿雪和其他的少年少女们带到了玄天剑宗的山门前。

    山门前是一块空阔无比平台,一旁的巨石上龙飞凤舞雕刻着“无为台”三个字。

    元娴走到巨石之前,将手放了上去,一面水镜便凭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便是枉生镜,要想成为玄天剑宗的弟子,需通过枉生镜的试炼,”元娴看向众少年,神情严肃,“试炼内容不定,难易程度不定,通过试炼的标准也不定,各位随心便可,元娴在此祝各位成功通过测试,入我玄天剑宗。”

    众人齐声道:“多谢元娴师姐。”

    一道道身影消失在水镜之后,言卿雪排在最后一个,正准备进入时,元娴突然道:“祝你成功,言师妹。”

    言卿雪一愣,却见她眼带笑意,目光真诚,同样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元师姐!”

    --

    “城主,城主!”

    白光之后,言卿雪勉强睁开眼,听见有人在耳边说话,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什么?”

    一个婢女模样的女孩轻声在她耳边提醒:“王家主在问您,最近城中妖族总是到处惹是生非,您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问她?她有什么看法?

    言卿雪十分茫然,她是谁?这女孩是谁?底下围坐了一圈的老头子们又是哪位?她这是在哪里?

    她整个脑子嗡嗡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又似乎一切本来就该这样。

    言卿雪皱眉,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

    身旁的婢女见她面色不虞,扯了扯嗓子替她开口道:“这件事情牵扯两族友好关系,城主定会好好考虑,妥善解决的,天色已经不早了,各位家主请回吧。”

    那个被称作“王家主”的老者摸了摸胡须,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城主,如今妖族在城中屡屡挑事,许多百姓受到这些异族的困扰,平日里胆战心惊地过日子,还请城主早下决断呐!”

    言卿雪不清不楚地“嗯”了一声,冲着他们挥挥手。

    其他老头子们面面相觑,却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一个个道了声“告辞”,沉默着退了出去。

    王家主临走前,仍不忘提醒她:“希望城主能早日想清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

    不一会儿,人全部走尽,整个屋子里只剩下言卿雪和她身边的婢女。

    婢女走到她身后,伸出手轻轻地帮她按压脑袋,力度适中,技法娴熟,一下子缓解了言卿雪的头痛。

    她舒服地发出一声嗟叹。

    正当言卿雪想问这婢女的名字时,“秋叶”这两个字自然而然地浮上了脑海。

    哦,原来她叫秋叶。

    秋叶一边手上控制着力道,一边心疼地埋怨道:“这些世家也真是的,人族与妖族和谐共处不过百年,又开始想着法子地搞点事情。城主您好不容易歇下来,还要应付这些无理取闹的老家主们。”

    秋叶这般肆无忌惮说话的模样,一点也不像个婢女,相反的,她更像是妹妹一样,为自家姐姐抱不平。

    言卿雪沉默的时候,秋叶便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在她细碎的话语中,言卿雪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了不少画面。

    她也想起了不少事情。

    言卿雪所在的地方叫沐泽城,而她是沐泽城现任城主。

    与华清洲其他城池不同,沐泽城自百年前起,人族便与妖族混居。

    百年前,那位城主认为,不论是人要是妖,都是集天地灵气而生的生灵,只有善恶之分,没有种族之别。

    在他的铁血手段及余威之下,沐泽城中的人与妖平日里相处,不说多么亲密,却也十分和谐。即使偶尔有了冲突,在城主府的调解下也很快便偃旗息鼓。

    直到城主之位传到言卿雪的手上。

    这百年里,沐泽城各大世家人才辈出,逐渐崛起,而城主府因操劳城中事务,无心延续子嗣,导致城主府人丁单薄,大权逐渐旁落。

    再加上时时有他城之人来到这里,带来“妖物生来卑贱”“生而为人,本就比其他族类高贵”的思想,世家的部分人开始蠢蠢欲动,对生活在沐泽城的妖族进行不动声色地打压和贬低。

    妖族也不是吃素的,在一次又一次被针对之后,也开始明里暗里进行反击。

    这半年来,城中大大小小冲突不断,搞得言卿雪焦头烂额。

    这天好不容易消停了一点,得了空可以休息一会儿,她又被这些世家的老头子们请到这百悦楼,美其名曰“家中晚辈给城主添了麻烦,我等心怀有愧,特此设下宴席向城主赔罪”。

    结果赔罪是假,借机施压是真,气得言卿雪头痛都犯了。

    “城主,您打算怎么办?难不成咱们真的任由这些世家子弟,将沐泽城搞得乌烟瘴气吗?”秋叶问道。

    言卿雪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睡意朦胧地下了百悦楼。

    “两族矛盾由来已久,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想出办法解决的,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城主府,等明日睡醒了再说。”

    “是。”秋叶点点头,跟在她身后出了百悦楼。

    天色已晚,城内处处亮起了灯笼,街上依旧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雾色渐起,笼罩着沐泽城,给眼前的一切都增添了几分不真实的美感。

    可惜美感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煞风景的人给破坏了。

    不远处,有人高声嚷嚷着:“给本公子抓住这个小贱人!”

    伴随着人群一阵惊呼,不远处传来了凶猛的犬吠。

    言卿雪下意识朝混乱的地方看去,然而什么都还没看到,一个娇弱的身影便扑倒在她面前,拽着她的裙摆惊慌失措:“城主,求求您,救救我!”

    说话之间,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

    来人是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子,满脸横肉,眼神凶狠,金丝绣线的袍子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连束腰都没来得及系好,身后家仆牵着好几只凶神恶煞的獒犬,冲着言卿雪疯狂地吼叫着。

    “小贱人,看你还往哪儿跑!”青年男人三步两步便到了言卿雪跟前,一把扯住少女的头发往回拖,转脸敷衍地笑道,“原来是城主大人,这是我家贱妾,十分抱歉,惊扰到城主大人了,我这就带她离开。”

    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却出落得极为动人,她衣衫凌乱几乎不能蔽体,花容失色地抱住言卿雪的大腿不撒手,失声尖叫。

    “城主,他逼死我母亲,迫使我委身给他做妾!求您救救我!为我母亲主持公道!”

    当街强抢民女,逼良为妾,完全不把城主府的律法条文放在眼里。

    言卿雪冷下脸来,伸手去扶少女。

    少女紧紧握住她的手,眼中闪过一丝期冀。

    秋叶扯了扯言卿雪的衣袖,附在她耳边轻声道:“城主,是王家的大公子王麟。”

    言卿雪伸出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若说城主府是沐泽城中实力最为强横的存在,王家便是沐泽城所有世家中最强盛的一个,不仅小辈天赋卓绝,王家家主更是在短短几十年内达到了金丹期大圆满,比起言卿雪这金丹中期还高了一个等级。

    因为这位修为凌驾于言卿雪之上的家主,王家在对上城主府时毫无惧色,甚至隐隐有取城主府而代之的趋势。

    而此时仍以城主府为尊,不过是顾及他作为世家大族的面子,不好直接对着干罢了。

    世家这段日子本就不安分,若是给他们逮着了机会,怕是立马就要翻脸。

    少女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见言卿雪不打算插手,王麟也知道她这是忌惮王家不敢随意出手,得意地笑了,“既然如此,那我这便带她回去,不打扰城主大人游玩了,城主大人慢走。”

    少女目光沉寂了下去,认命似地放开了手,任凭王麟拖拽着,踉踉跄跄地朝人群外走去。

    “慢着!”

    言卿雪长叹一口气,解下身上的斗篷,披在了少女的身上,不动声色地将少女圈到自己身边来,掏出帕子温柔地擦去她残留脸颊的泪痕,“我不过是想解个斗篷,又没说不救你,好好的松手干什么?”

    “真的吗?”少女盈盈的眼睛里重新燃起了光。

    言卿雪捏捏她的脸蛋,“身为城主,我还能骗你这个小丫头不成?”

    少女眼泪又开始止不住地流。

    “城主大人这是什么意思?”王麟冷下脸来。

    言卿雪将少女交给秋叶护着,“没什么意思,只是这姑娘,王大公子不能带走了。”

    “城主大人,您这是要和我王家作对吗?”

    “王大公子,年轻人可不要乱说话,”言卿雪吃惊道,“我与令尊大人关系好得很,谈何而来的作对之说?”

    王麟噎住,现在城里谁不知道城主府和世家的关系很僵?

    言卿雪神情认真道:“王大公子,我虽当不得你的长辈,却也要凭着年长你几岁说上几句,当街强抢民女,你这是将王家的脸面置于何地?携獒犬闯闹市,你这又是将世家的素养放在了哪里?”

    “你胡说!这是我纳进门的妾!”王麟恼怒道。

    “沐泽城规定,纳妾需得有文书,即便是买来的也该有买卖文书,一式两份,上交城主府留档。”言卿雪转头,“秋叶,进来有王家人来上交文书吗?”

    秋叶摇头:“回城主,并没有。”

    王麟咬牙,世家这半年都快和城主府撕破脸了,哪里还会将买卖妾室的文书交到城主府去?

    她这是故意的!

    言卿雪又道:“没有买卖文书,这便是强抢,大公子身为世家子弟,可不能丢了王家百年的脸面啊!”

    她这一番话言辞恳切,处处从世家颜面的角度着想,斥责王麟不懂事,逼得王麟无话可说。

    王麟憋红了脸,好半天讲不出话来,只得连连冷笑道:“城主大人既然执意如此,这女子本公子便送给城主大人了,希望您日后不要后悔今日所做的一切便好。”

    言卿雪冲他挥了挥手:“王大公子,慢走不送~”

    王麟狠狠地瞪了她们几人一眼,回头蓦地将蹲在身旁的一只獒犬踹出了老远,獒犬吃痛,惨叫声响彻云霄。

    “都给本公子滚回去!一群没用的东西!”

    三人披着夜色回了城主府。

    城主府门口早已挂上了灯笼,微黄的光亮照亮了一小方天地,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伸长了脖子张望着,见三人自拐角处出现,欢快地跑上前去。

    “阿姐,秋叶姐姐,你们回来啦!”

    秋叶心疼道:“小少爷,您怎么又坐在门口等了?夜晚风凉,小心冻着自己。”

    言卿雪看着双眼亮晶晶的小少年,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是自己的弟弟阿昳。

    阿昳拉了拉身上的斗篷,得意道:“我就知道秋叶姐姐你要唠叨我,我特地穿了厚实的,一点都不冷。”

    “不冷就好,”言卿雪忍不住柔和了眉眼,“用过晚饭了么?”

    阿昳摇头:“没有。”

    “正好,阿姐也还没吃,吩咐厨房简单做点吃的,我们一起吃。”言卿雪摸摸他的脑袋。

    “好啊!阿姐你等等,我这就去!”阿昳欣喜地应下,欢快地往厨房跑。

    “孙婶婶!阿姐说要吃晚饭!”

    言卿雪将少女领进书房,少女一进门,噗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泪如雨下:“求城主大人,给民女和民女的母亲主持公道!”

    少女名叫梨锦,家住城东巷子口,她并非天生为人,而是狐狸化成人形的——

    妖。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3/3718/81755.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相关推荐: 末世大佬穿至无限生存游戏后, 剑斩山河, 我在年代文里开点心铺, 从爆汁烤鸡翅开始[美食],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穿书女配只想登基[基建], 伪装花瓶[无限], 樱桃沙冰,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 死对头每天都在逼我结契[重生],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病娇反派攻略手册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