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 > 莲花玉佩

莲花玉佩

    王麟没想到,不过短短一个时辰,言卿雪便敢带着人上门来捉他,一点都不顾忌他是王家的人,他怒吼:“我是王家的大公子,你敢这么对我?”

    言卿雪带来的护城卫各个都是高手,以压倒之势制服了所有侍从,她好整以暇地等王麟被套上手铐、脚铐,这才笑眯眯地开口。

    “大公子这是什么话?王家主向来重视家风,自然对沐泽城的律法也是极尊重的。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您做错了事情,想来王家主定是不会包庇纵容的。”

    王麟对她怒目而视,可言卿雪看都不看他一眼,扬手一挥:“给我带走!”

    护城卫气势汹汹地来,气势汹汹地离开,留下一屋子的狼藉和不敢轻举妄动的王家侍从。

    城主府的人前脚刚走,后脚侍从便回了王家老宅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地禀告了老家主王锰,王锰当即披上外衣,连夜赶到了城主府去救人。

    一路上,他考虑了很多说辞,可没成想等他赶到城主府时,却被下人告知:

    “城主因操劳过度,回来的路上累倒了,现在正在休息,不宜见客,请您明日再来。”

    提出要见王麟,也被礼貌回绝,理由是——

    没有城主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见犯人。

    总之一句话,坚决不让王家主和王麟见上面。

    王锰在城主府外等了许久,终是冷笑一声,拂袖离去。

    言卿雪才不管他离开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她盘算着王锰这人最是好脸面,明面上直接要人这种事情他拉不下脸来做,来找她应该是已经想好了替王麟脱罪的说辞。

    将人押回来之后,言卿雪吩咐看门的小厮,放出话说自己累倒了不见客,若不其然逼回了王锰。

    心情舒畅地陪着阿昳吃了晚饭,一夜好梦。

    接下来连续好几天,王锰都到城主府求见言卿雪,得到的回复一律是——

    城主病倒,今日不能见客,还请王家主明日再来。

    实际上,城主确实病倒了。

    连夜将王麟抓回来的第二天,言卿雪就因为吹了寒风卧病不起,捂着脑袋疼得在床上直打滚。

    秋叶手里端着一碗浓稠的药汤,一脸凶狠地指挥着阿昳,“小少爷,快帮奴婢按住城主!”

    阿昳被委以重任,连鼓起的腮帮子都透着狠劲儿:“好的,秋叶姐姐!”

    言卿雪立即不装了,躲过阿昳的魔爪,掀了被子拔腿就往外跑。

    她不过是偶感风寒,谁知秋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熬了各种药汤要给她灌下去,喝了一碗还不够,非要她全都喝完。

    不同的汤药,不同味道的苦,言卿雪喝了两碗之后,死活不肯再喝秋叶端来的第三碗。

    秋叶也不拦她,对着门外高声叫道:“周统领!”

    房门外传来男子洪亮的声音:“秋叶姑娘放心,有属下在,绝对不会让城主离开房间半步!”

    言卿雪的步子被硬生生地止住,不敢置信地看向秋叶。

    秋叶笑容阴森地将碗放进她的手里:“城主,喝药。”

    言卿雪视死如归,捏着鼻子,一脸痛苦地灌完了整碗药,秋叶这才从逼人喝药的魔头变回了乖巧可爱的小婢女,端着碗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城主,奴婢这就给你做好吃的去!”

    言卿雪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这个小丫头逼她喝药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阿昳也从床上爬了下来,规规矩矩地对着她行了一礼,“阿姐喝了药,需要好好休息,阿昳这便回去继续读书了。”

    “等等,”言卿雪朝他招了招手,言昳便乖乖地走到她跟前,“阿昳最近在读些什么书?”

    言昳攥紧了衣角,沉默了许久,还是坦白回答道:“在读《治论》。”

    言卿雪闻言一愣,《治论》都是些枯燥无味的理政之道,他一个小孩子,怎么看这种深奥的书册?

    不等她问,言昳便快速说道:“阿姐莫要生气,是我自己想学这些,阿姐为了沐泽城人妖两族纷争熬坏了身体,我也想替阿姐分担一点。”

    说着,眼眶竟红了。

    “我又没说不让你看,怎么还委屈上了?”言卿雪无奈,伸出指头点了点他的脑门,“你不觉得无聊便好。”

    言昳看向她,语气一下子欢快起来,“真的吗?阿姐你不生气?”

    言卿雪笑着摇头道:“不生气。”

    更何况,身为城主府的孩子,早晚总要学这些的,早点接触这些也不是什么坏事。

    --

    一大早,王锰再次坐在了城主府的前厅,虽对言卿雪的作为颇有微词,可王麟到底是王家人,他不能不管。

    在续了第九杯茶水之后,王锰开始皱眉:“城主还未到吗?”

    得到的回答依然是:“回王家主,快了,城主说她随后就到。”

    王锰冷笑,这小厮一个时辰之前也是这么回答他的。

    此时,城主府后院。

    “什么?你不告了?”言卿雪诧异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梨锦。

    “是的,民女不告了。”

    “为什么?”

    梨锦抬起头来,神情平静,“这几日,民女想了很多事情,王家家大势大,即便城主成功给王麟定了罪,王家也有办法让他免受惩罚。”

    “更何况王麟是王家嫡长公子,为人睚眦必报,日后若是继承王家,届时不论是民女还是城主您,都会遭到他的疯狂报复。”

    “母亲为了民女,不惜放弃了生命,她若泉下有知,定然更希望民女远离这是非之地,好好地活着。”

    她双手交叠置于额前,向言卿雪行了妖族最大的礼节,“求城主成全!”

    “你若是不告,我便更没有办法治王麟的罪,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梨锦垂眸,“沐泽城已无民女的家人,民女打算离开这里,重新开始生活。”

    言卿雪点点头,“我明白了。”

    在王锰喝完第十杯茶水之前,言卿雪终于姗姗来迟。

    还未等他开口客套,言卿雪便冲他点了点头道:“王叔的来意我知道,已经派人将王麟带来,您回去好好劝劝他,以后可不能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王锰:“???”

    酝酿了一早上的话突然梗在喉咙。

    直到护城卫把饿了几天、已经萎靡不振的王麟带过来,交到了他手里,两人被言卿雪客客气气地送出了城主府,王锰仍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是什么意思?

    深更半夜浩浩荡荡去他王家别院抓人,关了几天,除了不给吃的之外连刑法都没动,这会儿又客客气气把人放出来,是在向王家低头,还是故意给王家下马威?

    王锰百思不得其解,却再也不敢小瞧了她,心里暗暗思忖——

    这丫头年纪不大,倒是有点手段。

    言卿雪不知道王锰对她的行为进行了各种猜测,甚至将她归到了“有手段”的那类人里,她当时只是想着还不到和世家撕破脸皮的那一天,既然梨锦不打算追究,城主府和世家表面上那点微弱的和谐还是需要维持一下的。

    直于王麟那个畜生,日后总会抓到他的把柄,将他绳之于法的。

    此时她和秋叶正帮着梨锦收拾行李。

    王麟刚被他老爹接回去,免不了要遭一顿训斥,今日肯定脱不开身来找梨锦的麻烦,趁此机会赶紧送梨锦离开,免得王麟缓过神来,又横生枝节。

    她们本想找点财物给梨锦傍身,可谁知在城主府的库房里翻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半点值钱的东西。

    言卿雪一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的两个手指捏起一块黑乎乎、帕子般大小、散发着异样气味的布,“秋叶,这东西放在库房里做什么?”

    秋叶“啊”了一声,远远地瞅了一眼,“这是去年您在城外救下的小黑熊送您的,这是他最喜欢的口水巾,说是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言卿雪:“......”

    默默地用两根手指头将口水巾放回了原处,指着旁边摆着的一截被啄得坑坑洼洼的木头,“这个呢?”

    “您先前帮城西鸟族抓住了偷蛋贼,追回了他们族里的孩子,为了答谢专门为您做的雕像。”

    言卿雪盯着那截木头仔细瞧了半天,也没瞧出哪里和自己有半点相像。

    “那这个呢?”

    “飞鱼族的鳞片。”

    “这个呢?”

    “蛫族的壳。”

    言卿雪:“......噢。”

    脑子里渐渐出现了一些影像,像是年代久远,这些影像都蒙上了一层飘渺的白纱,变得模糊不清。

    原来她与城中的妖族关系这么好的吗?怪不得梨锦拼了命也要逃出来找她求救。

    两人翻找了半天,最后只在一个小木盒子里找到一块上品灵石制成的玉佩,上面刻着一朵小小的莲花。

    既可以增进修为,又可以卖钱维持生计,言卿雪非常满意地将玉佩塞进了梨锦的包袱里。

    一直驾着马车将梨锦送出了城。

    城门口,言卿雪下了马车,梨锦欲再拜,被她伸手阻止:“这些虚礼就免了,马车给你,有了去处也别写信回来了,把这里的一切都忘掉,好好开始新的生活吧。”

    想了想,又掏出几块下品灵石塞到她的手里,“这些你拿着,路上当作盘缠。”

    梨锦含泪笑着应下:“多谢城主。”

    言卿雪冲她挥挥手,目送着马车远去,心中沉甸甸的,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世道对女子而言,实在是有些艰难,对梨锦来说,更是过于残忍了些。

    只希望她日后能过得好好的罢。

    城门口有处卖糖葫芦的摊子,今日难得无事,言卿雪索性买了一串糖葫芦,一边吃着一边慢慢往回走。

    街上热闹非凡,人群熙熙攘攘,时不时都能看见长着扇子耳朵的、甩着长尾巴的、扇着翅膀的各类妖族混迹其中。

    而人们仿佛对此见怪不怪,甚至有妖族坐在街边,甩着自己的长尾巴逗小孩子们玩,小孩们兴奋地叫着,快乐至极。

    原来人与妖相处,竟也能似这般和谐美好。

    商贩卖的东西大都十分精致,看得言卿雪心痒难耐,可惜身上一点灵石全都给了梨锦,最后一点买了糖葫芦,无奈只得作罢。

    一直逛到了将近中午才想起来回府。

    城主府门口,秋叶焦急地等着,见到言卿雪,神色凝重道:“城主,梨锦姑娘出事了!”

    言卿雪嘴角的笑意凝固:“什么?”

    梨锦失踪了。

    城门外接近山林的地方,马车侧翻在路边,车夫躺在不远处,被人贯穿胸口、掏出了心脏,而马车内血迹斑斑,只剩下被撕碎了的衣衫,却不见了梨锦的踪影。

    有人认出了这辆马车,跑来城主府报信,秋叶这才知道出事了。

    “护城卫已经出去找了,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

    “王家那边呢?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秋叶摇头:“奴婢也派人去盯了,王家大公子回去后狠狠挨了一顿揍,现在还躺在家里,没个几天的休养下不来床,不像是他干的。”

    “知道了,”言卿雪头又开始隐隐作痛,“让护城卫继续找,附近的山林也要仔细搜索,一有消息便来禀报。”

    “是。”

    言卿雪和秋叶不眠不休地找了几天,仍是没有梨锦的消息。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城内流言四起,说城里藏了一只会吃人的大妖,专门挖人的心脏吃,说得活灵活现,惹得城中百姓人心惶惶。

    当护城卫将这些流言报给言卿雪时,她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原因无它——城中真的开始死人了。

    同那车夫一样,胸口处被贯穿,心脏被掏走。

    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

    凶手作案十分不规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吓得城中家家紧闭了门户,入了夜再也不敢外出。

    言卿雪打着灯笼在街上巡逻,街上一片荒凉,不见半个人影,让人很难想象在这里曾经是沐泽城夜晚最热闹的地方。

    护城卫夜以继日地巡逻、找人,早已疲惫不堪。言卿雪在府中待不住,索性也上街去巡逻,她修为高,若是碰见了凶手,便可以直接抓获。

    可她在街上转了许久,不说人了,连一只小野猫都没碰着。

    月凉如水,清清冷冷地撒在言卿雪的身上,突然让她产生了一丝不真实的感觉,眼前这个记忆中她十分熟悉的地方,却好似初次相见一般令人陌生得很。

    临街传来护城卫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在静谧的夜里十分响亮,隐约听见秋叶在那边柔声说些什么,护城卫齐声回了一句:“多谢秋叶姑娘!”

    言卿雪猜,这是秋叶又来给护城卫们送宵夜了。

    秋叶没有修为,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每每护城卫任务繁重时,她总会想着法子做些好吃的,送去慰劳慰劳将士们,将士们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尤其是领头的那个青年小周,每次瞧见秋叶,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支支吾吾好半天说不清一句话。

    过了好一会儿,护城卫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大概是秋叶同他们说了一会儿话便离开了。

    无意中偷听了这一切的言卿雪便大咧咧地坐在路边的石阶上,一边注意着街上的动静,等着秋叶从临街绕过来,一边出神地想——

    秋叶今年也不小了,应该可以嫁人了吧?城主府里那么穷,也不知道能给她凑出几箱子的嫁妆来?护城卫的小周统领,人是不错,就是太一板一眼了些,也不知道会不会委屈了她......

    这一想,便想了好久,直到肚子饿得开始咕咕叫,言卿雪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不过临街的距离,秋叶怎么还没到?

    言卿雪心中一个激灵,随即往路口狂奔而去,可一切都已经迟了。

    街口处的空地上,温甜的糕点散落了一地,秋叶瞪大了眼躺在地上,胸口处巴掌大一个窟窿,正汩汩往外冒血,原本是心脏的地方空空如也。

    “秋叶!”

    言卿雪冲过去扶起她,灵力不要钱似的往她身体里灌,“你撑住,我来救你了!一定要撑住,秋叶!”

    秋叶看着言卿雪,努力张了张嘴,腥红的血不断从她嘴里涌出来。

    临街的护城卫似乎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脚步慌乱地往这边赶过来。

    一切都只是徒劳,秋叶的生命如溃了坝一般不断流逝,她眨了眨眼,伸手握住言卿雪还在往她体内输灵气的手,摇了摇头。

    护城卫首领小周领着其他人赶到的时候,只看到——

    平日里待人温和又好脾气的城主大人,抱着他心上人的尸体泪流满面,一边不断地说着“对不起”。

    总是被人陶侃过于木讷的青年一下子红了眼,他僵硬着走上前去,“城主,秋叶姑娘她——”

    “周统领。”

    言卿雪抬首,勉强冲他支起笑:“秋叶生前除了我,最喜欢的人大概就是你了,你能陪陪她吗?”

    小周颤抖着双手从言卿雪怀里接过秋叶,“谢城主。”

    二十几岁的青年,终于在这一夜拥抱了他心爱的姑娘,却是天人永隔,生死两茫茫。

    言卿雪将时间留给了这对有缘无份的恋人,绕开人群往城东走去。

    有护城卫在后面喊道:“城主您去哪儿?”

    她握紧了手中物什,冷声道:“去解决一件事情。”

    那是秋叶临终前塞进她手里的,一块玉佩。

    一块雕着莲花的玉佩。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3/3718/81757.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相关推荐: 末世大佬穿至无限生存游戏后, 剑斩山河, 我在年代文里开点心铺, 从爆汁烤鸡翅开始[美食],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穿书女配只想登基[基建], 伪装花瓶[无限], 樱桃沙冰,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 死对头每天都在逼我结契[重生],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病娇反派攻略手册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