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攻略对象拒绝BE > 第 35 章

第 35 章

    “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一点误会。”

    答应是不可能答应的,夏井海秋迅速摆出认真的表情说道。

    “有吗?”太宰治说,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我倒是觉得并没有什么误会,因为,不是小姐你先答应我的吗?”

    我是答应你了……但我答应你的是这个吗?!

    谁知道你这次居然不按套路出牌……夏井海秋心说这都是自己大意作的孽啊,早知道应该问问清楚再点头的。

    而且,“先生你想,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女友什么的,进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这年头难不成流行初次见面就要搞点大新闻吗?怎么今天她遇到的一个两个都是这种风格。

    虽然说第一次见面就提殉情也很不对劲就是了,但好歹这是固定剧情,其他的都是什么啊?!

    太宰治眼中露出一点不易察觉的遗憾,但很快就被他遮掩过去。

    “抱歉,”他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可能是我太着急了所以没有说清楚。”

    太宰治顿了顿,以退为进地开口,“其实是这样的,因为工作的缘故,我需要一个陪我去晚宴的女伴。”

    夏井海秋:“……恕我直言,‘女友’和‘女伴’这两个词差得很多吧?”

    太宰治眨了眨眼,明知故问道,“差得很多吗?”

    这差得可不是一点半点,不过太宰治没给夏井海秋继续吐槽下去的机会,而是接着自己刚才的话题讲了下去。

    “不过很不幸,也就是小姐你看到的了,直到目前为止,我连一个愿意当我女伴的人选都没有找到。”

    他说这话的时候微带叹息,眼底还带着点仿佛是不自觉的感性忧郁。

    太宰治有意无意地微垂下眼睛,确保从夏井海秋这个视角看过来,自己确实是在为此感到沮丧的样子。

    老实说,这副画面的杀伤力很强。

    某种意义上,太宰治也很擅长利用自己长相的优势,只要稍微换个场景,拍成照片拿出去当艺术照都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违和感。

    但夏井海秋还是相当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按下太宰治麻烦的性格不提,他的长相显然是不太会被人拒绝的那一类,不管放在什么场合,估计都会很受欢迎。殉情这种劝退的危险活动不说,只是简单地找个女伴的话,夏金海秋觉得大部分人都不会像太宰治描述的那样抗拒。

    太宰治对夏井海秋的态度早有预料。

    “是这样吗,你并不相信我的话啊……”

    片刻后,太宰治快速地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视线停留甚至没有超过一秒。偏偏藏在眼神里的情绪挺复杂,细看还带着点说不上来的苦涩,与此同时,他的声音也越说越低。

    最后快要彻底没声的时候,太宰治忽然抬起头来朝她笑了一下,又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了,“不过也没关系,毕竟不能让你太为难呢。”

    但因为对方之前那些细微的表情,反倒显得他这个态度有些不对劲。

    接下来哪怕太宰治什么都没说,甚至都没怎么看她,夏井海秋却也冒出来了一点“这个人被自己的行为伤害到了”的怪异念头。

    而随着他们之间的沉默,这种奇怪的想法并没有因此消停,反倒是愈演愈烈了。

    夏井海秋对这位攻略对象的印象停留在他神奇的be触发机制,以及相当奇妙的自杀爱好,对太宰治本人却只停留在记了个长相的程度。

    这个人……夏井海秋难以形容具体心情地想道,他原来是这种性格吗?

    她很确定自己从见到对方开始到现在什么都没做,只是没找到女伴的事情放在一般人身上也不至于这么令人沮丧。

    但太宰治露出那些表情的时候,倒也不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不过估计是脸好吧,比起觉得对方的情感表达太突然,第一反应反而是被触动。

    而且说起来,想想太宰治那奇怪的自杀爱好,其实一般这类人多少都会有点敏感多疑,心灵也比普通人要脆弱一些。

    虽然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但在那一瞬间,夏井海秋的心底还是冒出了一点微妙的愧疚感。

    再想到对方之前的言行,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所以才总想着要自我了断吗……

    不刻意演戏的话,夏井海秋的情绪一直是很好看透的。

    太宰治微微错开视线,掩去自己目光里并不符合此刻人设的情绪。

    通过言语和眼神暗示来影响别人的情绪对太宰治而言从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只不过往往也不需要他做到这样细致的程度。他还在港口mafia的时候,大部分人基本只是听他说了几句话就会失去理智或是直接按他所想的去做了。

    像是这样精心地准备表演,说不定还是第一次。

    但也无所谓。

    他在她的事情上一向都不缺少耐心。

    夏井海秋没被糊弄太久,很快她就发觉了一点不对劲。太宰治刚才的反应实在太有欺骗性,以至于她差点就忘了这人其实还是个隐退黑手党。

    也不是说干黑手党的就一定不是这种人吧,但就是感觉有哪里怪怪的。

    太宰治瞥见她的神情变化,也没觉得太意外,夏井海秋在某些方面意外地敏锐,有些时候甚至是过于警惕了,稍微有所察觉就会迅速逃开。

    还得加大力度呢。

    “其实我也很理解,”太宰治忽然自嘲起来,“这也不怪你,总有人说我身上有种讨厌的气息,大概是因为这样,所以才那么不招人待见吧。”

    太宰治大部分时候的表现都很浮夸,让人看着就不会把这人不正经的话语当真,但当他突然认真起来,语气寻常地说出这些话来,却又意外地很容易让人信服。

    且这话虽然说得没半点前因后果,听起来还很不明不白,但就是有一种“这个人一定很有故事”的落寞感。

    比起现场编出一长串的悲惨故事,这种朦胧的感觉更容易让人触动。

    况且,太宰治垂眼想道,这里面的情感也不全是假的。

    哪怕那些事不曾在这条世界线出现,但也确确实实地在他的记忆里发生过。

    这样半真半假地混起来,哪怕是深知其本性的人,第一眼也大概率会被骗过去。

    更别提真的是第一次和太宰治见面的夏井海秋。

    特别是对方不经意瞥过来的那一眼,甚至给她一种自己也曾参与其中的错觉。

    加上论坛里碎片似的资料,夏井海秋还真给太宰治的各种诡异行为脑补出了合理的理由。

    揭人伤疤并不道德,而且夏井海秋被看得都有种自己是造成对方受伤的真正罪魁祸首的感觉了,她当即决定带过这个话题。

    只是没等夏井海秋开口,太宰治就特别体贴地率先终止了这个话题。

    “我看你好像也是在赶路的样子,你准备去哪里?”

    他不这样说还好,这样一说起来,夏井海秋的愧疚心顿时更重了。

    由于不到几秒前还是略显沉重的氛围,明明是恢复到正常的爽朗语调,却硬生生给人一种他是在故意掩饰伤痛的感觉。

    以至于等夏井海秋再朝太宰治看过去的时候,都不自觉地带上了这人其实很脆弱的见鬼滤镜。

    夏井海秋接着对方的台阶下,便顺势说了自己要去咖啡厅打工的事。

    “咖啡厅……是在那边街角的咖啡厅吗?”

    她们家的咖啡厅在这一带很有名,但听太宰治的语气,又不仅仅像是知道。

    果然下一秒,太宰治就语气轻快地开口道,“那真是太巧了,我刚好在那里约了人见面。”

    要是这话是太宰治在最开始说的,夏井海秋肯定会疑惑明明约了人见面,他怎么还来这里跳河。

    但眼下,被太宰治一套组合拳糊弄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太清醒的夏井海秋倒没怎么察觉到这里的不对劲,只是下意识顺着对方的话往下想。

    “是挺巧的。”

    直到自己答应了对方一起顺路走的建议,夏井海秋才慢慢地回过点神来。

    她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来着?

    *

    刚走进咖啡厅,安室透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终于过来了,我差点以为你在路上——”

    安室透和跟在夏井海秋身后的太宰治面无表情地对视了三秒。

    只是瞬间,安室透就恢复到了礼节性的微笑,同时看向夏井海秋说道,“夏井桑,能麻烦把这些东西帮我带到后厨吗?”

    “啊?”夏井海秋对这两人在那几秒内的对峙毫无所觉,不明所以地问道,“现在就要吗?”

    她才刚走进店里,甚至都没来得及坐一会儿。

    “嗯,我也没办法,”安室透温和且不容拒绝地笑道,“麻烦你了。”

    等夏井海秋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转角,太宰治饶有兴味地看着安室透的脸色在瞬间变成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最初约好就是在这里见面,”太宰治并不在意地笑道,“安室君你不会忘记了吧?”

    太宰治的这句话倒是真的。

    接到这个保护目标的任务之后,安室透就从上司那里听说了另一个部门的负责人特地请来武装侦探社的人来帮忙的事。

    他的卧底身份毕竟不太方便,派其他同事过来要是被组织发现真实身份,后续处理也很麻烦,所以安室透对这个安排倒没什么特别的意见。

    只不过,“国木田君呢?”

    因为有过一次合作的经历,安室透对侦探社里的国木田独步很有好感,原本在他的预想中,哪怕只是出于合作默契度的考虑,侦探社也应该派国木田过来才对。

    结果居然是太宰治。

    “因为国木田君帮我分担了很多平时的工作,我实在是太感激他了,所以特地申请这次代替他过来帮他完成任务。”

    太宰治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横竖夏井海秋不在场,他也没了继续维持“滤镜效果”的心思,这个笑容落在安室透眼里,几乎让他下意识地不舒服起来。

    这话鬼都不信。

    安室透警惕地看向他,“你想对她做什么?”

    “她?”太宰治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那位小姐吗?你以为我会对他做什么?”

    太宰治的表情毫无破绽,看起来确实是第一天见到对方,甚至好像都没有想起自己曾经接过夏井海秋的电话。就逻辑来说也没有问题,不过对待这家伙就不能放松警惕。

    “倒是安室君你,”太宰治意有所指地反问,“这么紧张干嘛?”

    安室透并不接招,听见这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我担心我的同事,很奇怪吗?”

    “同事情吗……那位小姐对安室君你确实是,但你的话,”太宰治笑了一下,“不太像啊。”

    安室透平淡地看了一眼太宰治,“我倒觉得你很奇怪。”

    从刚才开始,太宰治就一直拿夏井海秋的话题有意无意地挑衅自己。

    太宰治挑了挑眉准备回话,但下一秒,他忽然静音了五六秒,之后的语气也稍微平和了些,若无其事地说,“我可以开始点餐了吗?”

    安室透:“……?”

    太宰治那一瞬间的改变不算特别明显,但对于安室透来说,简直不要太别扭。

    “点餐的话,需要我去帮你拿菜单吗?”

    后厨离这里的距离并不远,夏井海秋很快就回来了。正巧听见太宰治要点餐,她也就自然而然地接上话。

    太宰治微笑着回道,“多谢。”

    虽然滤镜效果似乎很成功,但在夏井海秋面前也不能太脱离原本的人设框架。

    也不是什么轻松活呢。

    安室透不清楚这里面的内情,但看这两人相处的方式以及太宰治怪异的改变,怎么想都很有问题。

    于是趁着夏井海秋去柜台的间隙,他索性叫住了对方。

    “请跟我来一下。”

    太宰治看见他们两人走远,漫不经心地拿起银色茶匙敲在瓷杯边上,眸色在头顶灯光的光影下微微变化。

    ——果然,这种程度的担心可不像是什么单纯的同事情。

    另一边,安室透试探性地问了夏井海秋几句话,除了游戏的事,她也没藏着什么,很自然地回答道。

    “就是在路上碰见的,因为他当时看起来似乎有轻生的念头,就顺手拉了他一把。”

    其实说起来,她具体也没做什么,感觉最后也是很莫名其妙地就跟着对方一起过来了。

    安室透继续委婉地问道,“那你不觉得……他有点问题吗?”

    那问题简直多了去了,就算眼下有滤镜,夏井海秋对此也不可能睁眼说瞎话。

    只不过,“虽然过往经历让他有点敏感脆弱,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虽然第一次没成功,但对方be专业户的设定摆在这里,夏井海秋对他的初始好感也很高。后来又加上奇奇怪怪的滤镜,以至于夏井海秋说起这些话来,自己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在安室透听来,这句话里简直就没有对的地方。

    “等一下。”

    安室透一言难尽地打断她的话。

    “敏感脆弱……你是在说谁?”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3/3720/81823.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攻略对象拒绝BE相关推荐: 末世大佬穿至无限生存游戏后, 剑斩山河, 我在年代文里开点心铺, 从爆汁烤鸡翅开始[美食],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穿书女配只想登基[基建], 伪装花瓶[无限], 樱桃沙冰,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 死对头每天都在逼我结契[重生],


《攻略对象拒绝BE》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攻略对象拒绝BE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