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心机美人虐渣手册[快穿] > 炮灰明星被全网黑【二】

炮灰明星被全网黑【二】

    瞥了眼对方,云初正要推开大门,拳头重重砸在铁门上,撞得哗哗作响。

    他声音冷漠而疏离,“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怪到别人头上。就算你耍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我也不会选择你。”

    呀,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

    这男人该不会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是为了他,故意将责任推到徐诗蕊身上得吧。

    云初干脆转过身,面对着闫均,懒洋洋的靠在铁门上,“哦,那你选择谁?”语气一顿,微微俯身,逼近男人一分,“难道你是要选择我的小助理吗?”

    一股馨香铺面而来,不同于徐诗蕊身上淡淡的皂香,她的香气带着一丝妖冶的花香,就像她这个人一样,一颦一笑动人心魄。

    闫均从未跟她有过这么近的距离,几乎下意识后退一步。

    然而对方早就直起身体,慵懒的撩了撩墨黑的卷发。

    闫均有一丝尴尬,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慌什么。

    见云初穿着一身白裙,却像没骨头似的黏在铁门处。当下皱起眉头,冷冷道,“不管选择谁,都不会选择你。更何况,你再怎样,都学不会别人一丝一毫的气质。你这样,只是东施效颦。”

    秀眉微蹙,云初认真思考闫均说的话,“的确,再怎么学习都学习不了那股绿茶味。”

    闫均喉咙滚动,还想讽刺的话不上不下卡在胸腔。

    堵得一口气,憋屈得慌。

    干脆就站在那里生闷气,耐着性子,“我希望你能正视自己的错误,跟人道歉!”

    云初一脸问号,“道歉?”

    “没错。”她的回应让闫均心情好了些,居高临下俯视她,“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的错,小蕊她就是助理。要不是你让她做这么累的活,她会承担责任?她只是小小的实习生,根本赔偿不了多少钱。”

    顿了顿,鄙夷地扫了眼女人一身仿造的白裙,“那点小钱对你来说算不了什么。”

    想起下午公司给的通知,竟然让小蕊赔偿。闫均第一时间觉得是云初搞的鬼,她那么有钱,怎么忍心为难为生活奔波的小蕊。

    不想让云初继续为难徐诗蕊,闫均冷着脸,“她的家庭很困难,是认真负责的好女孩。不可能弄脏几件衣服,你不要在为难别人。”

    月光下,女人妩媚的眯起漂亮的狐狸眼。

    对上男人厌恶的目光,噗嗤一笑,懒洋洋的哼道,“原来她是这样跟你说的,我这样虐待她?一天什么事没干,就让她拿几套衣服过来,这种就是重活?拿我一万的工资,却丢下一堆烂摊子,跟你在西餐厅吃吃喝喝,还去游乐园游玩。她是不是忘记还在上班,还是我的助理。”

    瞳孔收缩,浑身散发阴冷的气息。

    云初捂唇轻笑,“不过我就是肚量小,小的容不下一粒沙子。”

    闫均咬牙切齿,眼底掺杂丝厌恶,“果然是你故意栽赃给小蕊的,云初,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太让我失望了。”

    云初懒得跟他废话,俏脸微冷,“这是公司的安排,不管我的事情。要是闫大少爷太有钱,何不如你自己给她垫付。我又不是徐诗蕊的保姆,不是她惹的祸事都要我承担!”

    月色下,男人深沉墨瞳深深凝视了眼云初,眼底闪烁着危险的气息。

    冷哼一声,直接进了大门。

    云初被撞了下,疼的她嘶了口气,好看的秀眉拧起,目送着闫均进门的背影。嘴角微弯,漆黑的瞳孔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真的越发期待明天到来了。

    闫均顶着张臭脸先进别墅一步后,林秀感觉儿子不对,还未等云初进门,就开始趾高气扬指责。

    “初初啊,让你不要惹闫均生气。你说你们迟早都会结婚,这个时候惹着他算什么事情。赶紧给闫均好好道歉,一个男人都哄不好,怎么能进咱们家的大门。”

    云初不怒反笑,抬头朝林秀看去。

    林秀在云家生活的相当舒心,肌肤白皙,没干过任何一丝苦力活,经常用些昂贵的保养品。即使到了五十来岁,也是风韵犹存,像四十岁那样。

    倒是云母,长期在公司战斗,很少注重保养品,明明跟林秀同个年龄,却是大了好几岁。

    见云初慢悠悠的换鞋,不像以往那样殷勤给她捶背,立马讨好自己。

    林秀脸一横,环胸冷哼,“难怪得不到闫均的心呢,像你这样不懂脸色,怎么能得到男人的垂青。到时候,闫均若是不喜欢你的话,就是我强行给他订婚,也不能把人绑在你跟前。”

    见云初没搭理,妇人的声音忍不住拔高。

    “真的是气死我了,前两天买的鱼翅还塞牙。你是不是故意拿些劣质品敷衍我,就这种态度,你父母怎么教育你的,生出你这么不懂事的女儿。哪里比得上我们闫均,从小就天资聪明,你也不赶紧努力努力,不然怎么配得起我这么优秀的儿子。”

    闻言,低着头的云初眼神悠然落在茶几上,那里有瓶刚开封的红酒。是云父费尽心思得来的酒,只有这一瓶,一直舍不得喝,没想到被林秀开封了。

    云父格外宝贝的红酒却被林秀将剩下的红酒拿来泡脚……

    再瞧着林秀盛气凌人的姿态。

    抬起头来,脸上似笑非笑,“其实今天没发生什么事情,就是我的一位小助理弄脏了衣服。”停顿了下,表现得十分无辜,“明明就是那助理的错,为什么闫均要让我帮着赔偿钱呢。”

    林秀听到前面正想说对方的错,一听后面是儿子的意思。脸色微沉,“还说什么事情呢,就多少钱,你帮着赔偿就行了。鸡毛蒜皮的事情还要惹怒闫均,真是越发没有规矩。”

    云初意味深长的盯了她一眼,漆黑的眼眸黑涔涔的,盯得林秀发毛。

    心头忐忑时,耳边响起云初轻柔媚意的声音,一如以前那般温柔,“这样哦。可我觉得既然闫均不想看见我,那么我也如愿让他离开。”

    林秀不懂云初话中意思。

    原本的镇定带着丝忐忑,向来被她操纵的提线木偶竟然有了反抗的意识。

    云初拍掌。

    很快,佣人们开始上楼。一见到那些下贱的佣人竟然闯入她的房间,林秀瞪大眼,指着她们尖叫道,“谁准你们进我房间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们怎么敢进去?”

    一只白皙的手指轻轻压下林秀的,眼前露出女人笑颜如花的漂亮小脸。

    “她们有我的允许。”

    “云初,你什么意思?”林秀质问。

    云初慢悠悠的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翘起二郎腿。吹了吹刚做好的美甲,“家养的狗都有听话的时候,但我养的确倒打我一耙。闫均为了维护一个女人,敢对我这样说话,那我当然不能养他啦。”

    此时,卧室突然被闯入,闫均火冒三丈。他说过没任何指示,不能随意进自己房间。

    气恼地出了卧室,却听到楼下女人的话。

    被比作狗的闫均自尊心感觉被人碾压,愤怒冲到云初面前,伸手想要拽她。“云初,你竟然把我比作狗……”

    话音还未落下,手立马被女人拽住。她脸上还带着笑意,手只是轻轻用力。只听清脆的咔嚓声,闫均的手指断了。

    痛意席卷全身,闫均额头冒汗。

    “小贱人,反了天了!”林秀下意识就朝她漂亮的脸蛋扇去。

    一双漆黑的双眸直接看过来,手掌抬在空中久久未落下。不知为何,林秀感觉心脏被冰凉的毒蛇缠绕。

    眨眼功夫,一个大男人就被娇小的女人轻松的摔在地上,鞋尖顺势踩在闫均胸膛处,轻轻用力,肌肤传来钻心的疼。

    林秀一看云初简直是疯了状态,深怕儿子会有闪失,立马求饶,“我不说你了,你赶紧放过闫均吧。你不是很爱他的吗?怎么能让他受伤啊。”

    “爱?”云初啧啧了声,低头看着地上狼狈异常的男人。现在闫均哪里还有半点俊朗的模样,被揍得鼻青脸肿,比猪头还不如。

    “爱这个词很神圣的,可别侮辱了这个词语。”

    那刻,林秀和闫均感觉女人浑身散发股戾气,毛骨悚然。

    有些怀疑这还是当初对他们刻意讨好,卑微到极致的千金小姐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能轻易将大男人制服。

    可是下一秒,云初移开了鞋尖。

    恢复了以往笑眯眯的模样,看起来极为和善,“其实我已经想通,愿意放弃,成全闫均跟我的小助理的幸福。既然不爱,我没必要老是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吧。我相信你们也住的挺烦的,我愿意退出。”

    闫均眉头一拧,火辣辣的灼热让他愤怒不已。朝着云初歇斯底里吼道,“你是不是有病,就为了这点小事闹成这样。现在还闹到我妈面前,你觉得这样就能得到我的心?”

    云初嫌弃捂着眼,“好大的猪头,赶紧送客!”

    说着,佣人已经将他们的行李扔出大门。

    闫均感觉自尊心狠狠被人碾碎,觉得云初就是疯子。想要再说几句,已经被保安赶出去。

    大门砰的关闭。

    还伸在大门的手差点被夹住,闫均彻底怒了,“云初,记住你的所作所为。”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2/2178/47556.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心机美人虐渣手册[快穿]相关推荐: 重回高考那一年, 纯情狐狸俏宗主, 我的系统延迟了[无限], 他又在装乖, 女大三[七零], 重生后嫁给了死对头, 触手怪为什么要涂指甲油「无限」, 白月光的卷土重来[快穿],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心机美人虐渣手册[快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心机美人虐渣手册[快穿]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