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东宫好食记(美食) > 叫花鸡 敲鱼

叫花鸡 敲鱼

    下厨做饭,时间管理很重要。敲鱼面之前,宁歆歆先把腌好的五只鸡腹里塞满了香菇、板栗仁和洋葱丝,用竹签封住口,拿荷叶多包上几层,砸开的时候就不会因为没有锡纸而在鸡肉上粘黄土。

    宁歆歆准备做的是因洪七公和黄蓉而闻名于世的名吃——叫花鸡,但其实这道还是正儿八经的御膳,“六鸡四鸭”之一的富贵叫花鸡。

    之前的黄泥是纯水和的,如果直接往荷叶上糊就会有土腥气,宁歆歆又加了烧酒和黄土重新和匀,这样烤出来的叫花鸡会有淡淡酒香,叫花鸡烤上之后,她转头去厨房里敲鱼面,这可是个体力技术活儿。

    取几条鱼去头去皮去内脏,用指腹慢慢摸索出鱼刺所在,再一根一根抽掉。在案板上铺满淀粉,把切成小块的鱼肉放在上面用力敲打,直到敲成提起来不会破的一整片,在鏊子上烙至两面发白再取下切细即可。

    一张鱼面敲完,宁歆歆已经满头满身的汗,手臂也开始哆嗦。

    梁彦昭跟着她转了半天,见她乏力便想过来试试,宁歆歆本想着他虚弱,就给他玩一下意思意思,结果那人一口气敲了几张也面不红、心不跳。

    要不是亲自号过脉,宁歆歆都会觉得这人是装病,但身体真的有疾还如此大力,莫非就是男女之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见他玩得上瘾,宁歆歆也不多话,径自去一旁切鸡肉,只留了只眼睛偷偷瞧着鱼面那边,一旦发现梁彦昭体力不支,她就得抓紧叫停。

    等她吊好汤,炒好蒿子秆,梁彦昭也已学着她的样子把鱼面敲好、烙好了,红露和红苏两人凑在一起给他烧鏊子,伸头缩脑嘟嘟囔囔,笑容略显猥琐,大概率是在嗑西皮。

    年轻小女孩,大好时光可不就是得嗑西皮吗?宁歆歆表示,自己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只是这一晃成了个有名无实的正主,感觉还有点奇妙,有点甜兮兮的,挺奇怪。

    ——

    下午一通忙活,宁歆歆和梁彦昭二人坐定用晚膳时已经酉时二刻。

    为了封住叫花鸡的香味,宁歆歆特意把那泥巴蛋子抱进了膳堂,准备开饭再砸,她抡圆了胳膊上手,动作幅度极大,霎时土星四溅,黄土飞扬,染得周边织花地毯都成了黄灰颜色,梁彦昭的额角又抽了抽。

    但是荷叶打开的一瞬间,梁彦昭就觉得再粗鲁、扬尘的前奏都是值得的。

    酒香味混着荷叶清香袅袅散开,再一层层去掉荷叶,只见里面鸡皮嫩黄,油光锃亮,烘烤的鸡肉香、填腹抹皮的料香伴着热气蒸腾开来,引得人口水直流。

    宁歆歆撕了根鸡腿递给梁彦昭,在她们老宁家,鸡腿代表的可是无上宠爱。

    梁彦昭撕了一小条鸡肉品尝,鸡皮滑嫩,皮肉间似裹了一层浅浅的鸡油,鸡油里又有酱料的咸鲜,肉焖得软烂,不柴不腻,肥美多汁,腌得也入味,并不会吃着吃着就失了味道,而是越嚼越香,一条一条撕到后面,才发现竟可以轻松脱骨。

    从未听说过的做法,从未体验过的口感。

    一根鸡腿入腹,他眼巴巴看着宁歆歆,眼神里透露着“歆歆我还想再来一块”的期盼。

    宁歆歆不像梁彦昭这样吃相儒雅,她手拿鸡腿正吃得满嘴流油,见他这般就含含糊糊道:“别光吃那个,尝尝生敲鱼面,你的劳动果实。”

    梁彦昭许久没有痛快吃肉,这点定然不够,但是胃还不好,实在也不能多吃,免得待会儿又要受罪。

    他听话挑起一根敲鱼,鱼面宽约半指,似家常手擀面,但颜色玉白而微微剔透,入口细品,只觉是与寻常手擀面完全不一样的爽滑和柔韧,甚至还有些许脆生,细嫩无比,不知今日吊的是何种高汤,颜色奶白,裹在鱼面上鲜香逼人,汤底里还加了胡萝卜丝、腊肉丝和香菇丝,肉香、菇香纠缠一处,直把人眉毛都要鲜掉去。

    “歆歆,今天的汤底似乎格外鲜美。”

    “可以啊遇明,”宁歆歆赞许道,“今天的高汤是用鱼和羊肉一同炖煮的,鱼有腥味,羊有膻味,但二者到了一处就会相互克制对方的气味。”

    她拉过梁彦昭的手来在他手心里写了个“鲜”,“你看,鱼和羊凑到一处便得个鲜字。”

    梁彦昭又喝了几口汤,脸上露出满足神色。

    宁歆歆已经吃好了,挪了挪身下的圆凳凑到梁彦昭身边,夹了一筷子蒿子秆放到他面前的接食盘里,“尝尝。”

    凑得近了,美男在旁,宁歆歆两只小手就开始不安分,最后落到了梁彦昭的左臂上,手感不错,邦邦硬,想不到老梁瘦是瘦,有肌肉。

    她记得当时梁彦昭是用左手敲鱼的,就边揉边问:“遇明你手酸吗,我给你揉开就不会酸了。”

    梁彦昭盯着她手看了半天,没组织好拒绝的语句,就放下筷子说了句:“还好,当下还不酸。”

    宁歆歆哪儿舍得放手,有油不揩,天理难容,“还是揉一揉,明儿怕会酸呢。吃好了吗?吃好了就出去散散步。”

    梁彦昭点头应好。

    二人出了膳堂上了抄手游廊,角灯已明,红色灯火照得廊旁花木影影绰绰,约会氛围即时拉满。

    “遇明你知道吗?这个蒿子秆还有些说作。”

    “哦?甚么说作?”

    “有个大文学家叫做曹雪芹,写了本书名曰《红楼梦》,里面男主人公叫做贾宝玉,身侧有个娇俏可人的丫鬟叫做晴雯。这个晴雯有多受宠呢,她不慎跌扇教贾宝玉训斥了几句,回头贾宝玉就寻了一堆名家的扇子给她撕着听响儿,自己常用的那把也献出去了。晴雯就喜欢吃个蒿子秆,拿肉拿鸡或者拿面筋炒都行。”

    梁彦昭听罢,认真道:“我的扇子也可以给你撕。”

    宁歆歆想到那把可挡暗器的折扇,摇头道:“你那把扇子我可撕不动。”我只是个鱼面都敲不明白的弱女子,可不是什么金刚芭比。

    “我还有别的折扇可以给你撕的,”梁彦昭还是一本正经。

    谈话的走向为什么成了这样?

    宁歆歆琢磨了琢磨,大概是因为梁彦昭把重点放到了“给你撕扇就是宠爱”上,而她的重点只是“这道鸡丝蒿子杆很有名”。

    不过,摸着良心说话,梁彦昭对自己已经算是宠了吧,时时事事为她考虑,给她铺后路、挡流言,扛着皇后、赵嬷嬷的压力任她在这府里胡闹。

    最重要的是,还给她这么多小钱钱。今天去布庄扫货她简直买出了江浙炒房团的气势,“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对对对,除了这几匹不要,剩下的都包起来”。

    多好的男人啊。

    一阵炽热而浓烈的感动来得排山倒海,宁歆歆双手抱住梁彦昭胳膊,把脸埋在他宽阔的胸膛处,轻轻唤:“遇明。”

    “嗯?”梁彦昭低头看她,正如同一只驯化的温顺小兽般伏在自己身上。

    “贴贴。”她在梁彦昭胸前又蹭了蹭。

    梁彦昭笑着摸了摸她发顶,没有说话,胸膛却起伏得厉害,心脏扑通扑通跳,一下快过一下,宁歆歆软糯的口吻,亲昵的动作便如春阳照过,他心上的残雪悉化一汪春水,自此后花开虫鸣,万木长青。

    宁歆歆听着梁彦昭颇有些紊乱意味的心跳,笑得促狭又无声。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2/2180/47630.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东宫好食记(美食)相关推荐: 炮灰婆婆的人生(快穿), 找错恶毒女配走剧本, 替嫁也有白月光, 身为coser的我还没化完妆就穿越了, 我捡的断腿童养夫跑了, 我靠养夫郎发家致富, 女主她有靠山[快穿年代], 怀了偏执反派的崽, 小狐狸被影帝捡回家后爆红了, coser的我又菜又爱装,


《东宫好食记(美食)》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东宫好食记(美食)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