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大佬玩哭全书 > 第五章

第五章

    晏莓身上的衣服,首饰都要重新置办,但逛街是个体力活,买包还好,买衣服挑来挑去,换来换去的,就太累了,晏莓拒绝逛街,但衣服总要买。

    懒人有懒人的法子,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法子,有钱的懒人也有有钱的懒人的法子。

    晏莓在网上挑了几家喜欢的牌子,给了缇娜一个名单,缇娜带着造型师从这些品牌中挑选合适的衣服下单。

    接连几天,各个品牌的衣服一衣架一衣架地往晏莓落脚的酒店运送,这还没算上那些直接邮回国内的。

    在巴黎住了几天,晏莓有点腻,在欧洲找了个气候宜人风景秀丽的小镇住了几天。

    房子直接租在湖边,推开窗就是险峻的山峰和翡翠一样的湖泊。晏莓在这边住的很舒服,每天看看风景,逛逛小镇,吃点当地特色美食,偶尔晒晒太阳钓钓鱼,和当地老人聊聊天,日子过得跟神仙一样。

    “年少不知咸鱼好,死后才懂养老爽,”晏莓感动到热泪盈眶,拼了一辈子,死后才短暂尝到退休养老的快乐,晏莓恨不得溺死在这样的日子里。

    傍晚,缇娜端着晚餐推门进来,她刚把食物放在桌上,迎面就飞来一张纸,缇娜眼疾手快地伸手抓住,才没让纸糊在脸上。

    缇娜抬头,这才发现晏莓单腿支起坐在飘窗窗台上,手边放着一杯红酒,一手拿纸一手拿笔,窗户大开着,潮湿的风从窗外吹进来,将地上散落的纸张吹得乱飞。

    缇娜叫了晏莓一声,弯腰捡起地上散落的纸张,这才发现,这些纸上全是她看不懂的五线谱和乐符。缇娜知道晏莓是a大音乐学院毕业,倒也不意外她会写这个,只是奇怪晏莓写这个干什么,她明明毕业快一年了也没有工作。

    缇娜没问,把纸张收拾好整齐地码放在桌上,叫晏莓来吃饭。

    晏莓点点头,在纸上落下最后一个音符,从飘窗上跳下来,把刚写好的谱子随手放在桌子上,也不怕被风吹飞或是弄乱的,先跑过去干饭了。

    晏莓上辈子出生在中医世家,三岁家里就教她认药材,医学一路读到博士毕业,后来更是被聘教授,担任硕士生导师,但她上辈子最出名的身份,不是医生也不是教授,而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作曲人

    ——上辈子乐坛最牛逼的作曲人,没有之一。

    晏莓作为闲暇打发时间写的第一首歌就爆红,之后晏莓写一首,火一首,虽然一直隐居幕后,却作为乐坛大魔王实打实的统治了歌坛十余年,一直到她前阵子飞机失事去世都仍处在她的巅峰期。

    从医是晏莓的职业,音乐却是她的爱好,对晏莓来说,搞音乐是比钓鱼、购物、更让她快乐的事,养老生活怎么能少得了这项呢?大概最近养老生活太快乐了,晏莓灵感狂涌,稿子写了一堆,创作时的快乐才真的令人头皮发麻。

    晏莓在小镇住了几天,从这一堆乐谱里挑了一首,自己用音乐制作软件合成粗略的曲子,又自己作词,自己试唱了一段录下来。

    晏莓上辈子是幕后作曲人,从来没有出现在台前,乐迷都以为她不会唱,但这怎么可能,晏莓不但会唱,唱功还很好,她只是不愿曝光罢了。

    晏莓试唱了一段,觉得还可以,随手发在了当下很火的短视频软件上。这软件原身也常用,晏莓不喜欢用原身的账号,前阵子刚申请了一个账号id叫草莓加盐,现在还是个零粉丝的新号。

    这app是短视频,形式自然是视频,不上传画面内容只有音乐的话,屏幕就显示漆黑一片,看着不好看,晏莓干脆到窗边,录了窗外的景色作为视频画面。晏莓当初来这个小镇,就是看上了这里的景色,峻峰翠湖,雾气缭绕,美得跟仙境似的,正好和了这歌的意境。

    晏莓把视频发出去,就没再理会,次日晏莓就离开小镇,也忘了这事。

    晏莓离开小镇是为了去英国参加一场拍卖会。晏莓之前说要买珠宝,缇娜就给晏莓寻摸了一些拍卖会,正巧了,英国这场不论时间地点都合适。

    因是私人拍卖会,来的人有限,衣着也都精致考究。

    晏莓只带了缇娜入场,缇娜把入场函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领着晏莓到自己的位置,工作人员会一点中文,发音还算标准,“晏莓小姐请坐。”

    不想这一声引来邻座一人巨大反应,她拔高声音,“晏莓?”

    晏莓看向那反应不小的女人,她坐在晏莓邻座,正紧紧盯着晏莓,一脸不可置信,“胎记...你真的是晏莓?”

    这人说的胎记,是指原身的耳垂上有一颗形状像是草莓的红色的小胎记。

    晏莓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从原身的记忆里搜寻邻座女人的脸,终于想起这女人的身份,李楚霜,原身的初中同学,李家大小姐,一向看不惯晏莓。

    既然如此,晏莓也不想与她多纠缠,礼貌微笑,“不是,你认错人了。”

    李楚霜瞪她,“你还睁眼说瞎话?你身份牌上写着呢!”

    晏莓:“那你还问。”

    李楚霜一噎,“我就问了,你管我...你又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不敢承认身份?”

    晏莓礼貌微笑:“主要怕你像现在这样纠缠不休。”

    李楚霜要被晏莓堵死了,她以前怎么不知道晏莓嘴皮子这么厉害。

    李楚霜生了会闷气,视线划过晏莓的脸,表情变了又变,像是自己唱完了一出戏,过了会她还是没忍住又凑上来搭话,“你整容了?”

    晏莓:“你才整容了。”

    李楚霜她指着晏莓的脸道:“那你,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晏莓:“易容了。”

    李楚霜:“你好好说话!”

    晏莓:“那你要听什么?我卸妆了换发型了你看不出来吗?非要我说嘛?”

    李楚霜被她堵了这么多句,也习惯了,没跟她继续拌嘴,而是不可思议地紧紧盯着晏莓的脸,声音里满是感叹,“你怎么可能长成这幅样子。”

    晏莓:“为什么不可能。”

    李楚霜看晏莓的脸看得出神,大概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你不可能长这么美...”

    晏莓莞尔,“谢谢。”

    李楚霜反应过来,恼羞成怒,“我才没夸你美。”

    晏莓挑了下眉,没说话。

    李楚霜没说错,晏莓实在太美了,姿色秾丽,张扬而具有攻击性,且晏莓身上气场又极为强大,压迫性很强,气场稍微弱一点的在晏莓身边只会被晏莓压得毫无存在感,就像晏莓另一边坐着的那个美女,也是十分出众的长相,可硬生生得被晏莓压得没有什么存在感。

    李楚霜心中惊讶极了,心道晏莓之前的那个刘海和黑眼线是个封印吗?怎么差别那么大,现在就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要不是晏莓的名牌和她耳朵上的那颗草莓形状的胎记,李楚霜几乎认不出她来。

    过了会,这一排又来了一人,坐在李楚霜另一边,李楚霜见到她比见到晏莓高兴多了,笑着跟她招手,“皎皎!”

    随着这一声,晏莓听到了系统发出了‘扣扣’的提示音,晏莓挑了下眉,这道提示音是重要剧情人物上线时才会有的声音。

    晏莓向那个叫皎皎的人看过去,她长得真的非常漂亮,清冷但不冷傲,看着她就让人想起皎洁的月光,十分美好的样子。

    晏莓一眼认出了她的身份,书中男主也就是白筱怜将来老公顾景曜的白月光,集万千光环于一身的何家大小姐,真正的天之娇女,年轻的天才钢琴家——何皎皎。

    可是看清何皎皎长相的那一刻,晏莓悟了,怪不得男主会那么快看上白筱怜,这他妈原来还是一篇替身文,有意思。

    这个何皎皎不论是颜值还是气质,那简直就是高配版的白筱怜。何皎皎的出场在其实本在后半部分,不过晏莓可以预见到,何皎皎正式上线之后,这剧情会有多好看。

    有些期待。

    拍卖会很快开始,这场拍卖会上的东西价格普遍不低,基本上成交价都在七位数以上。

    一开始是一些古董文玩之类,晏莓没什么兴趣,撑着下巴看着别人竞拍,晏莓想要的是最后压轴的珠宝。

    拍到第五件的时候,李楚霜花了五百万拍下一对古董花瓶,她心情不错,转头看晏莓却一直没有叫价,想起晏莓从前处境。

    晏莓这人不讨人喜欢,就连她亲爸都不喜欢她,她在杨家不受待见,零花钱很少。圈子里向来爱攀比,流行的烧钱玩意层出不穷,可这些东西晏莓从来买不起。晏家本市数一数二的豪门,晏家的孩子混成这幅样子还不被嘲笑死。这会看晏莓坐在那里也不叫价,李楚霜就猜想她手上还是没钱。

    没钱就没钱,跑这里来干什么?李楚霜嗤笑,“你怎么不出手?不是手上又没钱吧?没钱跑这来干什么,不嫌丢人吗?”

    晏莓瞥她一眼,“谁说我没钱。”

    她这么一说,更像是没钱强装有钱的嘴硬模样,李楚霜认定了她囊中羞涩,也不跟她犟,敷衍地摆摆手,“好好好,你有钱,我就等你拍下一个给我看看。”

    “不过我劝你趁早拍,越往后越贵。”

    李楚霜这么说的时候,另一边的何皎皎皱了皱眉,觉得这样不太礼貌,她扯了扯李楚霜,小声提醒她,“楚霜,别说了。”

    李楚霜哼了声,对晏莓比了一个‘我看着你呢’的手势。

    晏莓没搭理她。

    之后李楚霜也竞拍了几次,不过都失败了,她也不放在心上她主要目标是压轴的珠宝。

    何皎皎倒是中途拍下一副画。

    晏莓一直没有看好的东西,就一直没出手。

    李楚霜看着嘴角不屑地嗤笑一声,“这都最后一件了,你还不出手啊,再不出手意思意思喊一句,可就没机会了啊。”

    “不过你喊也没用,最后一件是我的。啊...或许这正如你的意,毕竟你没钱,要是真拍下了,签帐的时候可要丢人了。”

    李楚霜一脸志在必得的得意样子,她这次来就是为了最后压轴的这件珠宝,她下个月生日,提前跟老爸要了钱,手上资金足够,这次拍下这条项链,易如反掌。

    项链介绍完,开始叫价。

    这项链要价很高,起拍价就是四千万。

    “四千一百万。”

    “四千两百万。”

    “四千八百万。”

    “......”

    李楚霜一直不开口,她志在必得,心中对这条项链的价格也有估算,大概在六七千万的样子,她还剩七千五百万,怎么也拍下了,一开始没必要开口跟他们争,价格早晚要抬上去。

    价钱被抬到五千万的时候,李楚霜看向晏莓,嘲笑,“都五千万了,你还不叫一下啊,再可就没机会了啊。”

    晏莓吊儿郎当,“我开口你们就没得玩了。”

    李楚霜哈哈的笑,“你胆子不行啊,才五千万就不敢开口了,你放心叫,我给你兜着,知道你没钱,不会让你出的。”

    晏莓打个哈欠,“让你们再玩玩。”

    李楚霜心道就会嘴硬,一会儿有你丢人的时候,但这次李楚霜没再跟晏莓拌嘴,因为价格已经叫到了六千一百万。

    李楚霜开口了,“六千两百万。”

    有人叫“六千三百万。”

    李楚霜:“六千五百万。”

    有人叫:“六千五百五十万。”

    李楚霜不屑,“六千六百万。”

    有人叫:“七千万。”

    场上出现一小片骚动,这人抬得太快了,而且七千万其实有些偏高了。

    李楚霜咬了咬牙,“七千一百万。”

    那人继续叫:“七千两百万。”

    那是一个黑西装的男人,李楚霜盯着他狠狠磨了磨牙,“七千二百一十万。”

    男人:“七千二百二十万。”

    两人咬得很紧,到了后面基本上是十万十万的加。

    晏莓看着两人十万十万的加,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没意思。

    晏莓轻踢了踢李楚霜鞋跟,“你行不行啊。”

    李楚霜心中焦急,恨恨得瞪了眼黑西装男人,闻言咬牙对着晏莓,语气里都是火星子,“你行你上。”

    连口都不敢开的穷鬼。

    晏莓耸肩,“我上就我上。”

    晏莓举牌,“一亿两千万。”

    “哗!”

    场上彻底哗然。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2/2391/52202.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穿书后,大佬玩哭全书相关推荐: 重回高考那一年, 纯情狐狸俏宗主, 我的系统延迟了[无限], 他又在装乖, 女大三[七零], 重生后嫁给了死对头, 触手怪为什么要涂指甲油「无限」, 白月光的卷土重来[快穿],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穿书后,大佬玩哭全书》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穿书后,大佬玩哭全书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