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反派离我的cp远一点! > 灾情反复

灾情反复

    多疑是帝王的天性,尤其是徽晟帝这样从小被架空到大的。

    虽然祁景闵在他面前从来是一副温良恭俭的模样,但……

    “来人,此前让你们调查大皇子的行踪,可有什么异常吗。”

    原本在替徽晟帝整理奏折的秉笔中官立马停下了活计,凑到了天子身旁,低声回禀道:

    “大殿下近日常常往钦天监去,奴才差人去暗中打听了,据说是十分担忧入秋后淮南的灾情会反复,所以督促钦天监查看天象,给个准话。”

    “喔,那钦天监说什么?”徽晟帝饶有兴趣地问道。

    中官正准备开口回禀,外面突然传来通报声:

    “陛下,大皇子殿下求见。”

    嚯,说曹操曹操到啊。

    徽晟帝挑眉。

    “宣。”

    “宣——大皇子——进殿——”

    门外很快行来气宇轩昂的脚步声,徽晟帝五指轻敲桌面,思量着祁景闵的来意,仍旧没料到,对方居然是来请愿的。

    “父皇,”祁景闵进门便是大礼,然后跪直了身子拱手道:“儿臣请愿,派钦差大臣下淮南,协助三弟和常大人共谋水利一事。”

    青年脊梁挺直,眸光坚定,丝毫不躲闪地迎上徽晟帝打量的目光。

    任谁对上这样正气浩然的视线,都会忍不住心生好感。

    “为何?”徽晟帝不得不将此前的疑虑先放下。

    “回禀父皇,儿臣今日同钦天监的大人们一同研究星象,发现近些日子,荧惑和心宿都有向淮南方向靠拢的趋势,再过一段时间便可能会在淮南上空相遇,这是大凶之兆,涝灾必然反复啊!”

    祁景闵话罢再次拜了下去。

    徽晟帝瞳孔猛缩。

    荧惑守心?!

    祁景闵狠狠戳中了他的痛点。

    荧惑守心,登高自省,宣罪己诏。

    这大概是所有帝王最担心、甚至恐惧的天相了。

    “来人,”徽晟帝沉声道:“宣钦天监监正朝梧殿议事。”

    中官领命而去,徽晟帝垂眸打量了跪伏于地的大儿子几眼,道:“先起来吧,这确是大事,皇儿有心了,不过……”

    突然话音一转:“你三弟本就是领着钦差之职下的淮南,如今各郡也都有奏折上报,修坝和清淤的进程都推进得不错,为何还要再派人去?”

    话问到这里,殿内突然沉寂下来。

    祁景闵刚刚站起身,闻言僵了一下,他状似无意地抬眼,陡然对上徽晟帝的目光,又猛然低了下去。

    但这一瞬,已经足够徽晟帝将其中的欲言又止一览无余。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磨磨蹭蹭地像什么样子!”男人低声呵斥道,就像所有普通的父亲一样。

    不知是不是被这样的气氛触动,祁景闵犹豫再三,终于还是犹豫着开了口:

    “三弟终归年轻,经验不足,容易为刁民所骗。”

    青年重重叹了口气,“儿臣听闻,三弟颁下政令,要求劳工们检举行迹可疑之人,只要抓到一个便会赏赐许多银两。”

    “如今劳工们每日不务正业,反而搞起了结党营私的那一套,大大拖慢了进度。但三弟毕竟是皇子,父皇直接下旨规正难免伤了彼此情谊,不如派个人下去,以襄助之名,行督促之职。”

    “父皇以为何如?”

    殿内再次安静下来,帝王蹙眉,垂眸深思。

    殊不知那跪在下首之人,唇角挑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待得他举荐的钦差下了淮南,催赶进度,他就不信如此大的压力下,祁长廷还能面面俱到地没有任何漏洞!

    到时,呵……

    *

    这日,何成一面啃着包子,一面接过下属递来的密信,信封右下角有小小的“东都”二字。

    按祁长廷的要求,东都那边没有要紧事的话是不会冒着风险送信的。

    何成叼着包子,腾出手来拆信,骤然变了脸色。

    他大跨步地闯进府衙茶厅的时候,白桥正在府衙的茶厅整理官府同商户们签订的合约。

    望着厚厚一沓合约,既有成就感,又觉得头大。

    虽然银两有了着落,但时间依旧很紧,这些日子祁长廷都忙得几乎没怎么睡,她这个做员工也不太好意思懈怠。

    若非换了具十五岁的年轻身体,她觉得自己可能都撑不下来。

    也不知道男主是什么做的,连轴转真的不会废掉吗?

    眼睛酸困,白桥忍不住抬手按揉眼周,便见何成走了进来,面色沉凝。

    她停下动作,无声探询着望过去。

    “公子呢?”何成问她。

    白桥摇头,她也不知道祁长廷去哪儿了,但瞧见何成手中拿着信,心里咯噔一声,“出什么事了吗?”

    何成愣了下,有一瞬间想把密信藏去身后,又僵硬停住。

    “有什么事就说吧,白姑娘不是外人。”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少年自门口踏入,面色看起来不太好,有些发白,唇色浅淡,难掩疲态。

    何成对上祁长廷的目光,再三确认对方确实连朝中的消息也无意隐瞒,方才展开信纸,掐去敏感信息,说了涝灾反复和钦差大臣的事。

    比当事人祁长廷反应更大的是白桥。

    “涝灾反复?!”女孩儿瞪大了眼睛。

    虽然她对原书里的剧情线记得七零八落,但可以确认,一直到年节之前,淮南都好好的。

    年节后,淮南确实发了一次凌汛,大雪皑皑不知掩盖了多少尸体,但如今她既已引导男主留下清淤,彻底修整水利,这桩惨剧应当也不会发生了。

    何成没想到白桥会这么激动,奇怪地望过来。

    白桥赶忙收敛了神色,恨恨磨了磨牙。

    她知道此事定是反派搞的鬼!

    若让那钦差大臣来了,大坝才真的要完蛋!

    她当即想开口阻拦,可……

    这种事要怎么说?

    祁长廷只当白桥是在忧心涝灾和百姓,未多做纠结,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沉了几分。

    他掩唇咳了两声,问道:“是钦天监哪位大人观测出来的?”

    何成又翻了信件第二页,答道:“监正李大人。”

    钦天监监正。

    祁长廷蹙眉,努力在脑中回忆这人同祁景闵有没有什么交集,可禁不住大脑昏昏沉沉,胃部也开始一阵阵抽痛。

    “公子?公子!”

    清冽的味道钻进鼻子,祁长廷猛然打了个哆嗦。

    白桥不知何时站起身来朝他走了两步,眸中担忧毫不掩饰。

    少年对上那目光,不知怎地觉得有些烫人,强自镇定地转了开。

    白桥没注意祁长廷的小动作,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放任此事不管。

    “公子,”她斟酌了一下词句,委婉道:“此前公子也提过常大人在户部有政敌,而且……根据我在南方长大的经验,这次的涝灾确实不太可能短时间反复,倒是冬日凌汛的可能大些。”

    白桥的观点很明确,但也很出人意料。

    祁长廷深吸一口气压下胃部隐痛,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望了白桥一眼。

    “姑娘确定吗?”

    当然确定!

    白桥心里呐喊。

    口中:“……不确定。”

    怂就一个字,这种事说确定也太可疑了。

    祁长廷挑眉,饶有兴趣道:“姑娘当初为了清淤,为了百姓,忙前忙后,为何如今得知涝灾可能会反复,却反而劝我别当一回事呢?”

    白桥噎了一下,硬着头皮圆话:“这不是,有公子在最后把关嘛,我就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祁长廷知道这是瞎话,但并不以为忤,而是笑了。

    “姑娘也有被障住的时候吗?”

    “?”白桥微愣。

    “姑娘利于商事,于政事却多有生疏。”祁长廷莫名感到一丝愉悦,又忍不住抬手掩唇咳了一阵。

    他另一手挡住白桥要给他倒茶的动作,“无妨,只是着凉了。”

    祁长廷轻缓了一口气,眸中笃定,“那位钦差有可能是常大人在户部的政敌派来的,所以我们的目的是不让他来。”

    “可钦差来不来,与涝灾是否会反复,没有必然联系不是吗?”

    白桥微怔,她轻吸了一口气,陡然明白了祁长廷的意思。

    钦差表面上是因涝灾反复而来,可实际上,不过是人心鬼蜮。

    所以要阻止钦差来捣乱,并非一定要证明涝灾不会反复,而重在人心。

    户部……户部!

    “啊。”她轻张了下嘴,瞬间有了主意,眸子亮闪闪地望向祁长廷。

    祁长廷又笑,但他喉咙痒得厉害,不想说话,于是抽出一旁的两张白宣,一张递给白桥,一张铺平,起身执笔。

    两人同时在纸上写下自己的答案,一份是风骨嶙峋的行楷,一份是洒脱自由的……硬笔书法。

    笔落,两人互相望向彼此的答案,会心一笑。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3/3222/70506.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反派离我的cp远一点!相关推荐: 病美人哭包不想当反派, 我在破烂星种田[星际], 当隐婚对象失忆后[娱乐圈], 三句话,让我为创世神打工十八年[西幻], 男配不想被安排, 今天加班了吗[西幻基建], 老公管我我超乖, 攻略对象拒绝BE, 清冷仙君是我渣过的前任, 病娇反派攻略手册,


《反派离我的cp远一点!》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反派离我的cp远一点!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