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哈哈文学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aha169.com

哈哈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攻略对象拒绝BE > 第 36 章

第 36 章

    严格意义上来说,安室透确实和太宰治一点也不熟,但对于这个人基本上是个什么性格,多少还是有所耳闻的。

    安室透在原地默默地纠结了一会儿,半天也没想出来该怎么跟夏井海秋解释这个问题。

    当然不是因为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点,而是槽点真的太多,他甚至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敏感脆弱,容易被伤害……

    这和他知道的那个太宰治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毫不相干。

    安室透甚至完全不能理解夏井海秋究竟是怎么形成这个印象的。这都不是一时没有看清太宰治的真面目的程度了,这是从一开始就压根没认对人!

    见他刚刚起了个头就半天没有下文,还一副特别纠结的样子,连带着夏井海秋也有些疑惑了,“是太宰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那问题可太多了。

    安室透显然不可能放着夏井海秋继续误会下去不管。

    安室透在心里斟酌了一下用词,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夏井桑,我觉得你对那个人可能有一点误解。毕竟你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所以不清楚一些事情,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人其实……”

    “就像安室君说的一样,我的性格其实很糟糕呢。”

    这个声音接上话的时间很巧妙,加上刻意较安室透偏高一些的音调,夏井海秋几乎是下意识地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

    与此同时,安室透眼皮微跳,看向突然冒出来打断对话的太宰治,有种极其不妙的预感。

    这一句确实是实话,但问题是,这句话一旦由太宰治亲口说出来,安室透原先想表达的意思不仅大打折扣,甚至隐隐有扭曲到另一个方向的趋势。

    语句末尾若有若无的叹息也让人很容易顺着太宰治的意思往下脑补些什么。

    安室透作为卧底的职业素养也丝毫不差,这种明摆着是借助言语暗示引导的套路他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用的也并不少。

    主要是用来从目标人物那里套话的。

    只是万万没想到太宰治居然会用在这种场合,安室透的脑子里很不合时宜地冒出来“这样也行”的微妙想法。

    事实上,也确实很管用。

    就算安室透对这些套路门清,但夏井海秋却显然是一无所觉的,看她的样子,太宰治的滤镜效果多半还能继续往下续。

    “其实我倒觉得太宰先生的性格不差啦。”

    太宰治连平常的语气都稍变了变,“真的吗?你这样看我,我很高兴。”

    安室透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地拽住了太宰治的手臂,没让这个突然间戏精上头的家伙往夏井海秋的方向靠近一步。

    还真是严防死守啊……太宰治仿佛不经意地回头对上安室透的视线,眼底的笑意也淡了不少。

    “不过说起来,”最后是夏井海秋无意间的提问打断了这两人之间的对峙,“你们认识吗?”

    因为两个人职业的缘故,夏井海秋之前倒是想过这两个人之间也许会有交集,就算不熟,互相之间大概率也是知道对方这个人的。

    但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只是知道名字的程度。

    “是哦。”

    太宰治反应相当快,在夏井海秋往他们这边认真看过来的前一刻就不着痕迹地收起了面上的冷淡,极其自然熟地搭上安室透的肩膀,“我们现在是工作上的伙伴呢。”

    “是兼职。”安室透立刻解释道。

    在这方面他和太宰治倒是很有默契,从他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几秒前他们还在隐隐地针锋相对。

    太宰治难以控制,他们之间互相认识这件事本身就不好隐瞒,安室透只好想办法找补,“我今天要换班也是因为这件事。”

    夏井海秋当然知道安室透所说的换班其实就是出去做卧底任务。

    但她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另一个攻略对象的事。

    对了,难不成太宰治以前会变成黑手党,也是为了执行卧底任务?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夏井海秋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之前太宰治营造出来的脆弱滤镜也立刻有了更合理的解释。

    安室透没有错过夏井海秋在那一片刻微微变化的目光,虽然她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但他顿时有种自己刚才其实说错了话的感觉。

    怎么好像反倒还帮了某人的忙……

    太宰治也没忘记趁此机会继续添油加醋,“但安室君似乎不怎么想要搭档,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嘛。”

    他微微叹气,然后欲言又止。

    哪怕实质上什么也没说,但故意停顿的地方简直像是意有所指。

    这家伙还演上头了吗?!

    安室透整个人都有点不好。

    他以前和太宰治相处不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于立场,个人情感的占比反而比较少。

    但现在对方突然来这么一出,安室透忽然就很能理解国木田独步之前每每提起太宰治都莫名阴郁的心情。

    他到底想搞什么?

    太宰治可不在意安室透的心情如何,他的表演从头到尾都只是为了一个观众,只要夏井海秋对他的初始印象不变,他做这些就是成功的。

    然而真正的当事人夏井海秋其实此刻压根没去注意这些细节。

    她的重点在于,太宰治既然是和安室透一起,那刚才提起来的女伴显然是为了慈善晚宴。

    这么一来,计划是不是也要稍微变动一下……夏井海秋满脑子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等到太宰治叫了她一声,她才慢半拍地从自己的思绪里脱离出来。

    “难怪你会拒绝我,”太宰治仿若无意地往安室透那边看了一眼,“是因为已经提前答应了安室君吗?”

    ……啊?

    因为之前光顾着想着自己的事情,夏井海秋完全没有意识到话题已经渐渐偏离了最初,且莫名其妙地转到了宴会女伴的问题上。

    夏井海秋对他的这句话茫然得很真实,太宰治眼底笑意加深,倒并未多计较她明显的分神行为。

    ——这幅一无所知的样子,看来是没有被提前预定呢。

    安室透面上始终平静自然,但却有意无意地在夏井海秋和太宰治之间隔开了距离,“现在问也来得及。”

    安室透微微顿了顿,“其实我之前打电话来,也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

    事实上,就算没有太宰治突然冒出来搞事,安室透原本也是打算邀请她的。

    虽说任务也很危险,但在他的记忆中,凡是这种本身就很容易出事情的大型聚会,夏井海秋总是会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缘由出现在现场,最后陷入危险的事态之中。

    与其又像曾经一样无能为力地看着对方受伤,倒不如直接把人带着身边,说不定这样还比较安全。

    而且虽然安室透不是很愿意提,但这次有太宰治帮忙的话,出事的概率确实也会少很多。

    但这不代表他就乐意看着太宰治邀请夏井海秋做女伴了。

    太宰治的想法也差不了多少,所以自然也不可能任由安室透继续说下去,“原来还没有邀请到啊,那也就是说我还有竞争的机会了?”

    于是,在夏井海秋其实完全没怎么听懂这两个人在讨论什么的时候,她看着同时伸向自己的两只手彻底懵圈了。

    她明明只是稍微想了点事情,怎么一回神跟换了个片场似的……而且发生了什么你们就都要邀请她了,你们不做你们的任务了吗?

    最重要的是,要是跟这两个人一起走了,那她还怎么行动?

    夏井海秋原本就计划着要避开安室透了,这时候更不可能主动凑上去。

    “不好意思,”夏井海秋拒绝得特别果断,“安室先生,我也不太清楚你的兼职是什么,过去的话可能会拖后腿,还是算了吧。”

    接着没等安室透回应,夏井海秋又迅速转过头看向太宰治。

    有了之前被两个白毛围堵的经验,夏井海秋深知犹豫就是败北,天知道她要是再犹豫一会儿,剧情又会发展成什么离奇的样子。

    不过毕竟这一位心灵相对来说比较脆弱,夏井海秋说话的时候也就更加小心翼翼了一点,拒绝模板也稍微换了换。

    “其实我觉得这对太宰先生你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她毕竟专业不是心理医生,对这种心灵敏感脆弱的人实在没什么应对经验,只好拿出搜索引擎上的万用建议,“刚好可以趁这个时候出去多交交朋友,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受欢迎的。”

    太宰治:“……?”

    夏井海秋的这番话说的还挺真心实意的,也不全是敷衍,但在太宰治听来还不如敷衍一点的好。

    “那祝你们工作顺利。”

    也祝她自己计划成功。

    话落,夏井海秋刚要和店长打个招呼离开,就又被安室透叫住了。

    他也不强求,只是仿佛有些好奇地问道,“夏井桑今天其实是有其他的安排吗?”

    “是啊,”太宰治也附和道,“你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夏井海秋:“……”

    是她的错觉吗,总感觉这两人突然之间默契起来了……

    “没有啊,”夏井海秋的脚步慢慢地往门口挪,“为什么这么想?”

    “也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大概是看出她的逃避,安室透收敛了自己的目光,接着毫无破绽地说道,“那明天见。”

    夏井海秋松了口气,继续往门口走。

    “夏井桑准备去见谁?”

    夏井海秋眨了眨眼睛,看向突兀地发出声音的太宰治,“没有谁啊。”

    太宰治也像她一样眨了眨眼,“是吗?那么请路上小心。”

    夏井海秋:“……”

    刚才的配合果然不是她的错觉,这两个人突然之间到底想搞什么啊?!

    等终于离开咖啡厅一段路之后,夏井海秋心说可总算是结束了。

    虽然有安室透他们帮忙,混进去是容易,但这就违背她最开始的目的了。

    还是自由行动最好,夏井海秋想道,她可不想当谁的女伴。

    *

    “事出有因,你就稍微谅解一下吧。”

    带着点电波干扰的女声在耳边响起的时候,琴酒正随手点燃一支烟。

    说着希望他谅解的话,贝尔摩德声音里倒也没有多少歉意。

    “实在不行,我把卡尔瓦多斯易容一下送过来怎么样?”

    听见这句话,琴酒才终于有所反应地冷笑一声,“这就是你耽误任务之后的态度?”

    “何必说得这么严重呢,反正那个目标没见过我的脸,你也知道我和他一直是线上交流的。随便叫个‘女实习生’来不就好了吗?”

    “反正这次任务的重点还是在另一个人。”

    那个神社负责人显然是这次任务最重要的目标,但几天前,组织上面忽然又空降了一个新任务,说是晚宴当天另一个目标也在,要他们去取这人手上的一份资料。

    其实准确的来说,这个空降任务是派给贝尔摩德的,因为从一开始对接这个目标的人就是她。最后会搭上琴酒纯粹是地点一样,顺带的。

    结果临到任务当天,贝尔摩德负责的区域却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意外,一时间居然走不开,反倒留了个破烂摊子给他。

    这事说麻烦也不至于,主要是心烦。

    琴酒虽然干的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工作,但社畜心态多少都有共通的,无缘无故工作加倍,心情怎么样都很难愉快得起来。

    不过话虽如此,琴酒还不至于为这点事撂挑子不干,决定切了电话之后让伏特加随便叫个帮手过来。

    那个目标不认得贝尔摩德的脸,随便找个人糊弄一下也不是问题。在宴会里有个女伴帮忙打掩护,也更方便他下手。

    琴酒的目光忽地一顿。

    因为临近活动开始,这周边的人不算少,琴酒随便找了个空旷的阴影处,刚好能够完整看清这里的来宾。

    哪怕琴酒并未清晰完整地记着夏井海秋的脸,但当对方那一瞬的目光无意识掠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毫无困难地想起了她是谁。

    以及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对方看向自己的目光。

    有些事情不能细想,越想越心情恶劣。

    他忽然就很有种把那眼睛里的信任全部打碎的欲望。

    察觉到对面沉默的时间有些过长,贝尔摩德微微挑眉道,“怎么,难不成你还真的在考虑卡尔来当你的‘妻子’吗?”

    类似这种任务里,因为相对来说更方便,搭档的固定对外身份都是夫妻。

    贝尔摩德先前的提议也只是开个玩笑,就算是易容,让卡尔瓦多斯和琴酒扮夫妻档也太为难人了。

    “不必。”

    琴酒干脆利落地切断电话。

    他已经有了更好的人选。

本文网址:http://www.haha169.com/3/3720/81824.html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攻略对象拒绝BE相关推荐: 末世大佬穿至无限生存游戏后, 剑斩山河, 我在年代文里开点心铺, 从爆汁烤鸡翅开始[美食], 废太子重生成了作精, 穿书女配只想登基[基建], 伪装花瓶[无限], 樱桃沙冰, 沈先生,离婚请签字, 死对头每天都在逼我结契[重生],


《攻略对象拒绝BE》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言情,哈哈文学网转载收集攻略对象拒绝BE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